88读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88读书 >  别放我走 >   皇宫再遇

“转来转去,还是回到了这个牢笼。”

喻静无力地趴在床上,含蕾端着洗漱用品走进来,看她一脸不开心的样子,笑了笑。

“小姐,这是您的家,终是要回来的,况且现在老爷回来了,大夫人也不会把小姐怎么样了。”

听到大夫人,喻静心里就郁郁生气,“大夫人?我怕她吗?如果不是看在父亲的面子,本姑娘永远都不会回来这个鬼地方。”

“小姐--”含蕾无奈摇了摇头。

“唉,小姐,明天小姐要和老爷一同进宫了,含蕾要为小姐挑一身最好看的衣裳。”

含蕾认真地在衣柜里挑来挑去,喻静倒是对打扮这一回事不太感兴趣。

“含蕾啊,我又不是去选美,不用那么仔细。”同时她又对皇宫很好奇,常常都是在小说和电视里看过,这下自己竟然可以亲自去感受了?想想就有一阵迫不及待地激情涌上来。

“我倒是挺期待明天去皇宫赴宴,这可是我第一次进宫啊,可得好好见识一下。”

“呵呵,小姐,反正明天小姐一定要打扮的美美的,这些日子在外头含蕾都没有为小姐好好梳妆过了。”

喻静看到含蕾抱着衣服,那一脸少女心泛滥的样子,宠溺地笑了笑“好好好,那明天就交给你了。”

“嗯!”

……

“小姐,小姐!快起来了!”

一大早,含蕾便跑进喻静的房里喊她起床。

“嗯……”

“小姐,今天可是要进宫的,一会儿老爷该让人来催了。”含蕾焦急地站在床边,用手扒开喻静用来捂住头的被子。

“啊!这天还没亮呢!”

喻静眼睛都没睁开,在床上哀嚎着。

含蕾一边过去将脸盆帕子准备好,又走到梳妆台去将要用到的化妆用品摆成一排。一边回头叫着“小姐,快起来吧,太阳都出来了。”

喻静在床上挣扎了半天,然后猛地坐起身来,不情愿地将眼睛睁开,甩开被子从床上走下来。

……

一阵梳洗打扮后,喻静看着铜镜的自己,“这…是我吗?”她被镜中的美颜惊到了,今日的她身着一身淡紫色长裙,上面星星点点着梅花瓣,散发着清秀素雅之气。妆容则是弯弯柳叶眉,樱桃大小的朱唇,淡粉的脸颊,眉间还多出了一个梅花印记。她用手轻抚了眉间的印记。

“含蕾,你这…化妆技术可以啊。”

“嘻嘻,小姐,是您本身底子就好,只是平时不爱多打扮。”含蕾痴笑地看着今日的小姐,真是像画中走出来的一般。

“唉,怪我,真是可惜了这张脸了。”喻静有些入神地审视着镜子里的自己,惋惜地摇了摇头。

“二小姐,老爷在外面等你了。”一个丫鬟从外面匆匆走进来。

“我们这就出去!”

喻静带着含蕾进到前院,只见大夫人正在和喻广安说着什么。

“父亲!”

“哦,简兮来了?”

喻广安将头转过来看向她。大夫人也同时看着向他们走来的喻静。

待她们走近,大夫人叮嘱到“简兮啊,今日进宫可要注重仪态,不能失了你父亲的颜面,不可像在家里这般了。”

“我知道,多谢大夫人提醒!”喻静和大夫人对视着,两个人身上都透着虚伪二字。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喻广安看了看 他们,然后朝门口走去,喻静和含蕾则乖乖地跟在身后。

进了皇宫,他们便只能徒步往里走。

喻静从进宫那一刻起,便像个初出茅庐的小女孩,对这里的一切都很好奇。

走在通往大殿的长廊里,两边都是高高的城墙,每隔一段距离都有士兵在站岗,时不时还有士兵巡逻。

走出长廊,便可看到中间的大殿,富丽堂皇,殿前的排马梯将其与下面广阔的广场隔开,像是天与地的距离。

“这就是皇宫…”喻静一路走来都是左顾右盼,此刻现在这里,只觉得自己如此渺小,抬头望着上方,心中思绪万千。

“来。”喻广安停了下来,怕她胆怯,将她的手拉过放在自己的手上,“随爹上去。”

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似的,喻静心一下子定了下来,猛吸了一口气,看着喻广安,点点头。

这就是安全感吧,这个常年征战沙场为国立下无数战功的男人,虽然头上已有了斑斑白发,可是他的手掌十分有力,轻轻一触就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喻静一边往前走,一边看着身旁的这个身为自己父亲的男人,不知为何竟有些感动。

走进殿中,有宫女指引者他们去到自己的坐席坐下。喻静乖乖坐在喻广安身旁,因为不停地有大臣前来与他打招呼,喻静在一旁有些无聊,趁机观察了这里面。

除了陆续进来入座的大臣和不停地来来回回忙碌着的众多宫女,在殿内入口右角处还有一队乐师。虽然不知道奏的什么曲子,但是却非常悠扬欢快,倒是应景。

在大殿最里面的中心,有一个空着的位子,“那个,就是皇上的位置了吧。”喻静直直地盯着那个位子,果然一看就非同一般,从座位到酒杯都是金黄,格外地显眼。

“父亲!”

“这是…?”喻静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随即转过头去。只见喻简言和宋麟也来了“果然。”喻静无奈地笑了笑。

宋麟和喻简言走到喻广安面前,相互行了个礼。

“岳父。”

“大皇子啊。”

“简兮,还不快给大皇子行礼。”喻广安转过身去对仍坐在那儿不动的喻静说到。

喻静听此赶紧起身,行了个礼“简兮见过大皇子,大王妃。”

“简兮不必多礼。”

宋麟见到她欣喜不已,忍俊不禁地看着她。喻静一抬头又撞见那样的目光,尴尬地笑了笑便立马将目光移开来。喻简言轻轻地抿了抿嘴唇,有些不悦,“妹妹,好久不见啊。”

“是啊,好久不见!”喻静盯了她一眼,不就是你们娘儿俩要逼我走嘛。

喻广安见大皇子痴痴地看着简兮的眼神,忙上前打断,“既然来了,便入座吧,皇上应该也快来了。”

听此,宋麟点点头,和喻简言去了对面的坐席坐下。

“来,简兮,我们也坐吧。”喻广安带着她回到座位。

喻静此刻心中是崩溃的,她实在是受不了那大皇子的眼神,心中抱怨着:为什么要面对着坐,真的尴尬啊。她一直不敢将头抬起来,即便是抬起头也只是到处望望。

此时,宋昱也走了进来。刚巧被喻静的目光撞了个正着。他一眼便看到了她,喻静一看是宋昱,心中怨气又起来了,然后立马将脸转到别处。宋昱继续往里走,走到宋麟旁边的坐席,对着对面的喻广安眼神示意打了个招呼,喻广安给他回了个礼。

“皇上驾到!!”

殿中众人听此,立马起身站立端正,随后皇上和皇后一同走了出来,到中间的位置坐下。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卿平身吧。”

“谢皇上。”说完众人纷纷回到自己的座位。

喻静有些许的紧张,第一次见到皇帝,还是这么**的场合。她全程都十分谨慎,生怕自己做错,直到回到座位才安下了心。

“今日,朕特在此设宴为喻国公接风,同时为我朝大胜扶余,平定边疆庆贺。众爱卿今日不必拘礼,尽心随意。”皇上看了一周,然后将目光定在喻广安身上,“来,喻爱卿,你没有辜负朕的期望啊,此次大战,你功不可没啊,朕要在此敬你这个大功臣一杯。”然后举起酒杯来。

“皇上过奖了,老臣不敢,应是老臣敬皇上一杯。”喻广安连忙举起酒杯。

众人也纷纷举起酒杯,齐声说到,“敬皇上!”

“哈哈哈。”皇上龙颜大悦,众人一同饮下了这杯酒。“不必拘束,今日众爱卿要尽兴!”

大晏就此正式开始。音乐响起,一群舞姬陆续从后面跑到中央开始他们的婀娜舞姿。

喻静突然觉得这里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好玩了,就是一个形式而已,还得紧张兮兮的。她坐在那儿,偷偷的到处瞄。饶了一周,看到了宋昱那儿。此时的宋昱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一直看着她,喻静看着他嘟囔了一句“骗子!”

然后又将头撇开。

宋昱见她不愿见他,将目光移了下来,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放在嘴边,笑了笑然后喝了下去。

皇后坐在那儿,一直看着始终将目光投在对面的喻简兮身上的宋麟……

……

“呼---!终于可以出来透口气了。”

宴会即将结束之际,喻静带着含蕾从大殿中脱离出来。

“里面真是太闷了。”喻静不满地抱怨着。

含蕾紧紧跟着她,什么也不说,只是笑笑。

“唉,这是哪里啊?”不知不觉走到一处园子,这里有一个亭子,四周都是荆棘花,别无其他。

“好香啊!”喻静闻着花香走到亭子中。

“是啊,只不过这里好像有点荒芜”含蕾看了四周,一路走来都能看到有宫女侍卫经过,可这里四周一个人都没有,安静地可怕。

“我们怎么到这里来了?也不知道这是哪里。”

“小姐,要不我们回去吧,这儿**静了,安静的有点可怕。”

“怕什么,这是皇宫,戒备森严,不会有什么的。”喻静准备往亭子里去,可含蕾紧紧抓住她,似乎真的很害怕的样子。

“小姐…”

喻静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那我们往回走。”

“好!”

她们一直沿着一条鹅卵石铺垫的路走着,宫中小径交错,她们也不知道哪是哪了。

“这怎么走到哪都是一样的啊?一点特色都没有!”实在不好找了,喻静开始有些不耐烦。

“小姐,我们从这条路走吧,刚刚好像是从那个方位过来的。”含蕾指着朝北的方向。

“嗯。”

她们一路走一路看着四周的建筑,

“好像就是这边。”含蕾激动地叫到。

突然从前方走来一男子,一开始喻静没有看清,直到走近些,竟然是他?

“简兮!”宋麟向她走来,满带惊喜。

“大皇子啊,简兮见过大皇子。”

“简兮,好久不见。前几日听说你失踪了,我去找你了,你去了哪里?你可知我有多担心?”

宋麟一把抱住她。

喻静有些怔住了,待她反应过来,一把将他推开。“大皇子,你…你不要这样。我没事,你既然已经成婚了,你就应该好好待我姐姐,不要再想其他。”

“简兮,你,是在怪我吗?”宋麟听到她这样说,瞬间用自责愧疚的语气说到“我知道你一定是在怪我,是我不好,当初…我也实在是不得已…”

“没有,我没有怪你。只是,既然已成定局,那就接受吧,我们还是应该保持距离才是。”

“你不肯原谅我吗?”

“不是,我没有怪你啊,哪里又有原不原谅呢?”喻静用力给他解释,“大皇子,你真的,不要再将感情放在我身上,这样我会觉得很有压力啊。”

宋麟握住喻静的手,还是认为是她还在怪他。

“简兮!这些日子我不去找你就是因为我心中有愧于你,但是又实在忍不住想要见到你,我想当面给你解释,其实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你相信我。”

“我相信你,不过王爷,我真的…”

发现怎么都给他说不清楚了,这个大皇子实在是太执拗了。喻静试图挣开被他握住的手,可是他力气太大了。

“简兮…”宋麟正要说什么。

突然另一只手出来将喻静的手拉了过来。

“五弟?你要干嘛?”宋麟怒吼着打断他说话的宋昱。

喻静则是一脸惊讶的看着宋昱,他怎么来了?

“王兄,光天化日之下你这样可不太好。”宋昱将喻静拉到了自己身后。

“你不要多管闲事!”

“我可没有多管闲事,你这样对一个还未出阁的女子,被别人看到了,可不好。”

“我只是和简兮有些话要说。”

宋昱转过身来看着喻静,“是吗?”

喻静看着他,又看了眼宋麟,连连摇头。

真是怕了怕了。

“简兮…”宋麟貌似被她这样的反应伤到了,有些失望。

喻静不敢看他的眼神,而是将头埋到一边。

“既然这样,那王兄也还是不要打扰了吧。”

宋麟狠狠的盯了宋昱一眼,宋昱则是一脸无所畏惧的模样。就这样,宋麟带着怒气转身离开了。

见他走了,喻静可算是松了口气。用手拍拍胸口。才发现自己的另一只手还被宋昱拉着。她一把挣开,宋昱转过头来看着她。

喻静只说了一句“多谢王爷解围。”然后就叫着含蕾走了。

宋昱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眼神中透着一些落寞。看着刚刚拉着她的那只手,苦笑了一声,也走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