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忍了半个晚上,常先终于忍不住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以前本来没有那么快的饥饿感,现在变得愈发的可怕了起来,似乎是这功法导致的。

“难不成,这功法燃烧的还是我的一种压迫值不成?”

常先瞪大了眼珠子。

他也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更加不明白,这个功法到底有什么样的原理,只是知道,自己要是不吃东西的话,就会极为的难受。

于是,他嗖的一声就窜了过去,第一时间将那些东西都拿了起来。

哗啦啦!

似大浪滔,又似魔王临凡,常先的速度很快很快,仅仅只是片刻之间,就将那些东西全部都吞进了屋子里面。

然后,他极为舒服的躺了下去。

功法却再度变得沉浸了下去。

好家伙。

当他感觉到了之后,只有一种感觉。

那就是,自己之后要是想要修炼的话,恐怕除了受虐之外,再也没有邻二个更好的办法,因为这是显而易见的。

若是他不能及时的让自己满足,那就会让功法的修炼速度更快。

可,一旦要是获得了满足,那么自身就会陷入到停止当郑

“这特喵什么鬼功法?听都没有听过啊,怪不得绝命子那个老头拼命的吹嘘,还真有几分可怕的地方。”

常先眨巴着眼睛,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身疲惫的很,竟然只想睡觉。

他好半,才缓缓地爬了起来,抵抗着来自于身体满足之后的雀跃,常先第一时间让自身沉入到了那种变化之郑

仅仅只是片刻之间,常先便觉得浑身都舒服了起来。

那是一种,完全无法形容的痛快感觉。

修炼,是感觉不到时间度过的。

在很短时间内陷入修炼当中的他,更加是感觉不到半点时间的流速,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打着呼噜睡着了。

……

次日。

春风呼呼的吹过,常先虽然感觉不到太冷的感觉,毕竟他现在好歹也已经算是炼气了,自动适应气,还是非常简单的。

这一点,他在之前就已经可以做到了,而且绝对要比现在做的更好。

不过现在,做的要更加的好了。

不过他还是感觉到了一股股的微风,正在不断地迎面而过,那种感觉,很舒服,让他只想要懒洋洋的躺下去睡觉,除此之外,竟然丝毫都不想要其他的。

“啊!”

打了一个大大哈欠的他,伸了个懒腰,然后捂住肚子,跑到旁边,稍微的解决了一下身体的某种新陈代谢,然后在一片爽感当中,他穿好了衣服,然后稍微跑到旁边的池子里面洗了一遍,这才浑身上下都多了几分的精力充沛的感觉。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

常先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久。

或许是七八,或许是半个月,又或者是一个月。

他的进境,简直就是恐怖的,在即将吃完那些食物的时候,他距离元基境,竟然只有一步之遥了。

“开玩笑的吧?”

看着最后的一点食物,常先愣了半,才恍然喃喃自语道,“我去,老头子你这准备的东西,刚刚好啊。”

元基境界,虽然不能飞,却足以让自身变得更加轻盈,因此现在他要是可以度过这么一个门槛,便足以在接下来的时光当中,随意的上下山中了。

这绝对是一个大的好消息,再也没有比这更加舒服的好消息了。

也正因为这一点,常先的眼睛变得很是明亮了起来。

他真的很无法想象,这功法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为什么会在自身受到一定压迫的情况下,才会有那种快速修炼的好处,反而在其他的时候,却都没有类似的能力。

这让他很不解,同时也让他极为的开心。

还有什么,比让自己更加快速的修炼,要更加值得开心的事情呢?

于是。

在吃完了这么一顿饭之后,常先便jin ru了修炼的状态之下。

不过很可惜的是,由于刚刚吃饱,外加他也没有更大的欲望,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压力,自然而然的无法jin ru到修炼状态。

“不好!”

感觉到身体内部发虚,心脏更是怦怦跳之后,常先忽然觉得,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正在出现。

下一刻,他恍然大悟。

对啊。

今这一顿算是解决了,可是下一顿呢?

如果他不能修炼到元基境界,很可能连离开都做不到,到时候,将会被硬生生的饿死在这里。

想到那种凄惨的景象,常先心中好容易生出了一点绝望的心情。

不过很可惜的是,由于还是不够,所以他只能感觉到功法正在缓慢的运行当中,哪怕是乱古金身诀,都要比这快上无数倍。

对了。

之前,常先还有一件事没有想过。

那就是,两个功法之间,其实并没有什么相冲的地方,在这青阳山上所修炼的功法,就如同是一个加速器一样,对于游戏本身,其实是没有多少影响的。

而他的乱古金身诀,则是一个普通的修炼功法,也就是一个的钱包,修炼速度虽然不算太快,但也相应的算是不错。

也正因此,常先才会过的那么那么的舒服。

境界更是快速提升,毕竟他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让自身上燃起一股子的压力的,只有在最不可能的情况之下,那种压力才会陡然之间出现。

然后,让他陷入到一个又一个的绝境当中,让他不得不去努力的修炼。

在之后,加速器似乎就会开始启动,让他的速度,变得强悍了很多很多。

“有压力,有动力,也就会让修炼速度变得很快很快,如果没有的话,那就会让一切都变得很缓慢。

哎呀呀!”

常先捂住了眼睛,睁开大大的眼睛,在山顶之上来回的转了起来。

他,要寻找到压力。

走到山崖旁边的时候,他的目光一亮,随即便摇了摇头。

跳崖,显然不能算是什么压力,这只能是一种自裁的方式,而常先可不想自裁。

因此,这个是绝对不行的。

可是偏偏,山顶本来就那么大一点,除了跳崖之外,他竟然找不到其他的办法。

不,还有一个,也是他最不愿意想起的一个办法。

饥饿!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