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天恩其实没有动过什么念头,只是在刚刚叔叔把修护之力传进她体内的时候,有一种控制不住的能量回转,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吸走了叔叔的功力。而后若辰就发现,是一种刚才和混天阵那罕有的颜色同种的物质吸收了容若的白色光团。且容若以不能自拔的被那种颜色控制,千钧一发之际,狠命的拉回了容若。在那同时,天恩的眼神变得凌厉,而且空洞。下意识里,天恩就是一个啃噬别人功力的魔头。所以,一向耿直的若辰,脱口而出的‘妖孽’吓坏了容若和不明所以的小天恩。这一惊对三人来说都非同小可。

在把这种不是很强的连接打断之后,天恩如梦初醒一般恢复了她眼睛里原有的善良和天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天恩难以置信的看着刚才自己对叔叔做的可怕的事。“这是怎么回事,我…我吸收叔叔的功力么?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叔叔,你相信我…”

“爹爹,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此刻的天恩,已经在刚才叔叔和爹爹的惊异眼神中,哽咽得几乎无法呼吸。这一切已经完全超出了她能理解的范围。 天恩平时虽然有些泼辣,但其实内心是很依赖这些亲人的,她最大的心痛就是他们受到的伤害是自己造成的,小小的年龄,那一瞬间,承受了最爱的人的误解,与惊异。而且,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自己居然有这种邪门的功夫在身上的事实。

自古以来就有将外力倒吸入自己体内的人,多以拥有邪魔之血的人为主。这种功法很是歹毒,凡是被吸收的人,都会筋脉枯萎,无论多少年的修行都无法恢复。但是像天恩这样从小就在山庄内,哪来的休息魔功的机会呢?除非……

最为冷静的慕容若辰,已经不愿在胡思乱想了。看着女儿无助的眼神,若辰明白,这可能只是个意外,不一定有想象的那么严重。于是,在平静了心神之后把容若扶到了竹榻之上。

“容若,你觉得怎么样?”

脸色还是有些苍白的容若缓缓的说道:“没事了,只有刚才接触天恩的一瞬间觉得全身无力,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天恩,你别怕,我们相信你不是有意的,可是这并不是你原本有的功夫啊,你修习的过程会不会有问题,或是你练过别的什么口诀?”

天恩使劲地回忆了一下:“没有啊,我没练过别的口诀,都是按照咱们山庄的藏书和爷爷教的方法练得呀!”止住眼泪的天恩,满脸未退的荷花色一点也没有刚才的那种凌厉。

容若体内的修护力已经开始自行运转了,说话的功夫内息已经恢复了过来。他不甘心,他想在试一下天恩是不是真的拥有反噬的能力,还是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如果愿意,哪怕不要自己的一身功力,也要帮助天恩祛除伤害她的东西。可怜天下父母心呀,虽然在山庄内生命的产生有其特殊的方式,不含经血之气慕容家的人为使命而生,为使命而死。但却拥有天下最幸福的种子,难抛掉在心中的爱,几百年修得不是冷血冷心,修来了舍身成仁,博爱苍生,今世的慕容家洗涤掉前世记忆的灵魂,终在命运轮回的驱使下重塑时代的姻缘。

“容若,你刚刚恢复,由我来内视天恩的内丹,你给我护法吧!”

“不可以,大哥,咱们能量的属性是不一样的,只有我的修复能力才能以不被发现的形式窥探她体内的真元,把危险将小,还是由我来,相信加上你的看护,一定不会有问题的!恩?”

“那好吧,天恩,因为你体内现在肯定存有,灵藕的热量在,呆会你要运用冰心决,压制体内的燥气,明白么?”

“是,爹爹,不过我,我怕真的…”泪光在天恩的眼睛里打转。

“没事的,你相信叔叔,我们不会怪你。但是你身上的变化,不知是不是只有反噬能量,很可能和‘混天阵’的变化也有关系。如果,如果你真的是邪魔入侵的载体,你也一定要坚强,只有靠自己的意志,来祛除他们了明白么?”

“嗯!”看着爹爹和叔叔信赖的眼神,天恩狠狠地点了点头。

三人一同进入了竹林之内,这是最天然宁静的地方了。三人成三角形状相对而坐,容若将体内深处的一丝天元之气缓缓提于食指,直指天恩的眉心处,输送了进去。天恩觉得好像是温暖的阳光打在眉心般舒适,没有任何的充斥的力量,同时默念冰心决,将那股灵藕的能量缓缓的释放,不与叔叔的天元相撞。说也奇怪,就在这道阳光般的天元,在天恩体内窥探一周,毫无所获的时候。混天阵像即将破碎的水泡一样,再次拨动了起来。容若的天元竟然也在这种拨动下和天恩的真元绞在了一起,没有被吸收,而是被反振了回来,内元的激荡无法控,金丹像是要爆炸一样,若辰急忙封住了容若真元到处溜走的经脉,使真元稳定不再震动,同时以水之力护住了他的金丹,可还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根本就是受了严重的内伤。这种伤对真元的损害极大,修道之人的一大打击。天恩因为功力使用过多,满脸通红再一次晕了过去,不过并无大碍。

容若勉强支持着说道:“我明白一些了,你快去看看,混天阵是不是有魔用的法器掺在其中。”

“你不要紧了么?”

“没事,你快去吧!”

“好”若辰把一颗‘紫玲丹’送进了容若口中,转身而去。天恩缓缓地睁开眼,看着面色惨白的叔叔低声地说道:“对不起,我又伤害你了!”

“没事,这算不了什么。”发现天恩眼中的惊恐,容若轻描淡写地说道:“你应该是受到了‘漫花天书’中所说的生死结合的‘魔灵血’的侵入。不会有大碍,慢慢的叔叔在帮你调节这种能量与你自身的融合”

“嗯!”叔侄俩人,双双打坐,调节内息。

若辰来到潭底的树根处,发现一道耀眼的红色光芒,正在和一小块黑色的东西相互碰撞纠缠,粗壮晶莹的树根微微的颤抖,难怪混天阵会拨动,不会这个从没人打破的‘七彩混天阵’会在这种能量的充斥下自己解体吧。估计,天恩体内就是这俩种物质的交替,可哪来的这俩种物质呢?此时,隐隐的,那种红色光芒暗探了下去,那个小小的黑块在慢慢的变大,是它散发的黑色光芒在慢慢的变大。若辰将老先生留下的‘朱子剑’寄出。默念:“照我心中目标所作。”一到红光环绕树根,飞速的旋转。而后,直直的在半空中指向那个的黑色和红色的交缠点。一团蓝色的火苗发了出去,将树根击得一斗,大约过了一炷香的功夫,若辰默念的口诀缓缓得慢了下来,满头大汗的收回了勉力操纵的朱子剑。那个黑白纠缠的东西在蓝火的纠缠下双双的熄灭了。总算压制住了这种冲击力,估计这就是混天阵对天恩作的侵害,也是混天阵本身元素变化的原因了。

就在这三个人疲惫不堪的时候,黑竹很会挑时候的前来打探。

看到了其他俩只蜘蛛的尸体,黑竹不由自主地全身一颤:“幸好不是我,怎么没见毒红,难道他闯进去了,或是被人活捉了?会不会我现在已经被人发现了牙!不是吧,天呢?”这个大精灵黑竹交了无数次天呢!也没能熄灭内心的恐惧。停在当地不知道是否还要前进。他身上那面把他打造成一个中年黑面男人的‘黑玉镜’闪闪的发光,而后又黯淡了下来。这一变化,让愣愣的黑竹开始了缓缓的前行。

幽冥宫内,‘劫后’还生的冥使,懒懒的趴在地上,心想:“你会有什么好安排的,就知道折磨人?”

正在邪神优哉游哉的时候,在缥缈峰打探消息的幽使回来了。

“你回来了,找到咱们要找的东西了么?别说你空手而回,我不会放过你的!”

看着死性不改的邪神,又是笑嘻嘻地说道:“怎么会呢,邪神大人,黑竹回来以后不久,就有修护山庄的老东西倒了缥缈峰,本想借他进山的,可那老东西倒是警觉的恨。可是他的小孙子,好像误食了咱们魔窟的玲珑草,五内俱焚。老道士和慕容护一起救的他,所以据我推测,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能治好他的就是有清凉再生能力的玄月环了,不过,那小子治好以后,我看像是谁发动了‘九天玄玉阵’我就不得打探,估计他们要有什么行动了。”

“就这些么,白痴?”

“你认识‘九天玄玉阵’么”

“我只是听说过,凡是这个阵发起的地方,都会消失在幻象中,且有九天玄女迷惑闯阵的修道之人,而且,攻击性也很强。我是打破不了,要想了解的更多,只有打破这个阵了。不知道邪神大人能不能指点一下呀!”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