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慕容老先生带着天佑缓步上了缥缈峰,小天佑挣脱了爷爷的管束,施展‘捻花碎步’的身法一路上穿梭于苍松翠柏之间,偶尔戏弄戏弄小松鼠,玩得不亦乐乎。

忽然,小天佑眼前一亮,这大白天的竟然能看到在前方峭壁的石缝里一株‘玲珑仙草’闪闪发光。记得姐姐曾经告诉过他,只有超过千年的仙草才会发光,且发光的程度也和宝贝的功效有关。这棵草虽然不知名,却散发出了浓浓的红色光芒,起码是仙家中等以上的宝贝,实在不易遇到。小天佑喜出望外,燕子一般冲飞了过去。可他却忘了,姐姐也告诉过他,这样的宝贝一般不是特意栽培的加了‘禁制’守护的,就是有一些灵物守护。

马上就要冲到跟前的小天佑一下子好像撞到玻璃一样被弹了回来。摸了摸撞疼的额头,还不太明白的他吼道:“谁敢挡我的去路?”坐在地上的他看了一会,前方竟然空无一物,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对了,姐姐说过。好宝贝都不是那么容易直接取到的,不过也难不倒我。嘿嘿,看我的吧!”天佑拍了拍身上的土,开始想办法打破‘禁制’。只见他微闭双目,俩手拈花旋转于胸前,一股发出蓝色光芒的劲道向后凭空托起了他小小的身体。嘴里念念有词:“彼有力我亦有力,我力在先;彼无力我亦无力, 我意仍在先。”只听轰的一声,一道解禁的咒语伴随着强劲的力道,如闪电般劈了过去。顿然,林间百鸟齐飞,百兽惊起,一株仙根被拔出地面。小天佑已经倒在了他爷爷的怀里。

原来刚才老爷子感到了天佑的气息运转,赶了过来,还没来得及阻止,小天佑已经动手破禁了。无奈为了不让孙子受伤,老人第一个反应就是将自己的功力也送了出去,免得‘禁制’反噬的力量伤了天佑的性命。即使这样天佑还是被震晕了过去,老爷子从袖子里摸出了一个瓷瓶,用功力将它加热,一股辛辣的味道传入了天佑的脑中。

“阿嚏”小天佑醒了过来。晃了晃蒙蒙的脑袋,朦胧间知道是爷爷救了他。摸着一张被烤黑的脸孔问道:“爷爷,那个该死的草好厉害,我们把它弄下来了么。”

“哈哈,这样子也不错嘛。醒来你就先问那草。头脑还真是清楚得很。你小子,太莽撞了,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就看不到爷爷了。”老爷子好象不如他说得那么担心,一脸憋不住的笑容,显得有些奇怪。

“不过这可能也是你的命,那株仙草被打破‘禁制’的同时,就进入了你的体内,估计现在还没发挥作用呢?”

“什么呀!看都没看就让我吃了,真是的。这么没……”还没把话说完的天佑被一声娇斥振的一惊。

“大胆狂徒,敢偷我家的仙草,找死!” 话音还没落,一只展开翅膀足有一米来长的仙鹤冲了过来,就要攻击天佑。老爷子见来势太急,又不愿出手伤人,抱着功力还没恢复的天佑凭空的消失了。一眨眼出现在了刚才说话的小女孩的面前,一同站在了悬崖上方不足一米的平石上。

老爷子细细的打量了一番,这小女子十岁左右的模样,一身雪白的小道袍,头上一个简单的发髻,使人望之脱俗。一张清秀美丽的小脸毫不输给他的天恩。且骨骼清奇,透着聪慧。 老人缓缓的点头说道:“小丫头,我们并无恶意,我孙儿误食你家仙草,是我们的不是。不过这也是天意,看你也是修道之人,不会为这身外之物,认真要取人性命,坏了修行吧!呵呵!”

小丫头一惊,内视老爷子,自己都无法判断出他的境界。而天佑虽然受伤,却也非一般的功力。心知加上仙鹤也不是对手。于是召回了鹤儿,眼神一转,计上心来。

“老前辈不知是何方高人,刚才月儿实在是因为家师有命,守护仙草,一时间,不知是好人还是坏人掘了我家的宝贝。现在看来您仙风道骨,也就不妨了。我们贸然出手,还请见谅。那鹤儿和我一样,有看护仙草的职责,所以它才冲向了您,实在也是它莽撞,回去一定好好的罚它。师傅说过能得到仙草的一定是有缘人,既然您和这位小朋友能得到仙草,我也是无可奈何。还请您到我们的住处停留一二,我家虽不是什么仙府,也是别有洞天。况且我师傅也练就了不少灵丹妙药,也好为这个小朋友疗伤,好么?”

“哈哈,小丫头好一张伶牙俐齿,既然你是奉师之命。我等也理当和你回去解释一番。不知你家在何处?可是山中的三清观呀!”

小丫头又一惊,心想:莫不是师傅请的贵客到了,幸好刚才没有和他硬拼。

“正是,您…”

“哈哈,护师兄,您终于到了。”只听半空中,传来洪亮的声音。正是玄月真人迎了出来。

“月儿,这就是你慕容师伯,不得无礼,还不快快拜见你师伯。”

蓝月儿听说赶紧下拜:“蓝月儿拜见师伯。”慕容先生一把扶过了她,笑着说道:“玄月师弟,这丫头年纪不大,看得出修为却不错,也是修道的奇才呀,恭喜你收得这么好的徒弟呀。天佑这就是你玄月师伯祖。你破坏了他的仙草块块磕头认错。”天佑仰着被熏黑的小脸也赶忙拜了下去。玄月看了看受伤的天佑,老真人并没在意那颗仙草,直接带着祖孙俩飞到了三清观。

来到后院,把祖孙俩让到了平时老道修行的屋内坐定。把净云净月俩师兄弟叫了出来,一同拜见过了慕容师伯。慕容老先生正要解释刚才仙草的事。突然本来一言不发的小天佑,一下子昏了过去。玄月真人上前把小天佑抱在了蒲团上把了把脉,发现原来天佑竟然是千年一例的‘天寒孤脉’。真是惊喜万分啊。为这样的奇才成为正道又是同气连枝的慕容家子弟感到安慰。直接对他的小徒弟蓝月儿吩咐道:“月儿,你去把为师的那瓶清露取来。”

慕容老先生看了看天佑得面色说道:“我看这来势不小,破坏了你的宝贝仙草,让他受一点罪也是应该,我这小子,就是莽撞了些,还请玄月师弟见谅呀。”

“师兄,大可不必挂碍此事。你我皆是修道之人,又都到这把年纪,这仙家的宝贝虽然珍贵,但始终是外力。难道还认真在这些东西上下功夫不成,我那草本就是打算长成后经过炼制给一些技能宝贝作为助力的,今日天佑得到也算有缘。只不过,这颗‘玲珑草’和别的不同,是从地炎与魔窟的交接处移植到这里的,虽然这些年,在我这山上草的魔性均已去除,但是这草本身的药性,加上残留的地炎火力,如若就这么不经萃取直接进入经脉,大有经脉具焚的可能。可不是一般修道人承受的了的。我看天佑是‘天寒孤脉’所以药性才迟迟没有发作,现在看来恐怕…”

慕容护心头一紧,难怪刚才感觉天佑全身一种灼热的能量在扩大,和他本来的轻灵之力大有不同,又听到那草是魔窟采来得比地炎之火还让他心惊。他知道,这地炎之火虽然厉害却不一定能伤得了天佑,更何况有他和玄月在。只是魔窟着俩各字实在让他不安。先前认为天佑运气好的感觉一扫而光。不知道对天佑这个融和倆种不同特性血液的‘天寒孤脉’来说是祸是福。

玄月看看愣住的护世兄,还以为他是太担忧孙子了,所以赶紧说道:“你也不用太担心,待会配合我的清露和我那‘玄天阁’的空洞能力,应该可以分解他体内的地炎。还会使他增加一些功力呢!只要内心的修为跟得上就不会有危险了。”

“那就有劳玄月师弟了。”

月儿取来了清露,有些眼红得交给了师傅。玄月看出了月儿的心理,于是把给天佑夫用剩下的清露都给了蓝月儿。并说道:“月儿,净云净月,为师和你们的师伯到玄天阁给天佑疗伤,你们就在外面护法吧!”

“是,师傅”

慕容护抱着天佑跟随玄月来到了‘玄天阁’。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