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88读书 >  玄花破界 >   第二节 客栈风波

————————— ———————————————————————————

宴宾楼楼上最里边的‘夏竹’房里,空气时冷时热,连从门前走过的人也能感觉到空气的异样。冷沧海,这个惊鸿一剑冠绝江湖,内功修位也高于常人的顶尖高手竟然就出现在这个花都城里。此刻正闭目坐在床上,一团红光在他高大健壮的身体内慢慢的运转着,停留在脸上一闪一闪的,而后从头顶而出,慢慢出定的天下第一剑,长长的嘘了口气。好像刚从一种挣扎中解脱出来一般。

忽然一条黑影鬼魅般闪了进来,啪啪,只听房梁上一个冷森森的声音说道:“好一个惊鸿一剑,随意出定入定,连护法都免了,幸好我不是你们一群的,不然恐怕连这屋子也进不来了,你要是和我们好好的合作,不那么倔强,凭你的能耐,肯定让你比现在厉害百倍。那至于受这份罪啊,冷大侠!”这个一身黑的人,又不见任何动作的出现在了地板上。只见他一张青色狰狞的脸,被一个黑黑的帽子遮盖了起来。

“哼!原来是幽使,冷老儿不过是个贪生怕死的傀儡,枉担了侠义之名。幽使大白天来我这就不怕引起注意么,我已经照你们的吩咐,把所有试图接近修罗山庄的江湖人士,全部抓起来检查过了,没有你们要的东西。只有俩个小道士,身上的那份请柬,我已经送回幽冥宫了。”一脸烦躁与惶恐的冷沧海,小心翼翼地说着。

“哈哈,你检查过的那些人,也没什么用,不过你既然嫌麻烦,我们幽冥二使就替你把他们全部抓回了幽冥宫,练功用了。功劳么是你的,你们这些生物之间,已经开始流传有关于你的厉害了,好好谢谢我们吧!”

“什么…”冷沧海不由得全身颤抖了一下。在他心里深深的自责感都快让他窒息了,几十号江湖一流高手就这么全都消失了,这其中不乏他的好朋友。可他就是无能为力,以前那个行侠仗义,一身正气的冷沧海哪去了。更让他觉得可怕的是眼前这个人和他背后的势力,越来越强大,邪恶,而且自己就是帮凶,也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想要干什么,仅仅就是得到曼陀罗么?他已经不敢想下去,因为他无从选择,毕竟他也是人,他也有弱点。他唯一想的就是逃开。其实冷沧海的一生虽然武功高强,但内心实在是软弱,在江湖中拥有的地位,曾经使他陶陶然,却让更多的面具一层一层的套在脸上,但是心中的正义感又每每得涌出,再反复的焦灼中,家人是他最最依赖的。为了他们他可以抛弃一切,也包括所谓的正义。于是,他有点难以自控的恶狠狠地说:“你们的人现在已经可以在这里自由出入了,还请幽使替我求个情,我可以一死,就请您放了我儿子吧。”

“哈哈,您可是帮我们这些幽冥弟子,做了不少好事的。我们怎么能不好好报答你呢。”幽使的脸深深的垂了下来,更加得阴森。凶狠的目光直直的瞪着冷沧海,目光相接的一瞬间,冷沧海又一次败了下来。幽使看着不在逞强的冷老头,冷笑着说道:“你放心,你儿子好好的。没事的时候,陪我们练练功,嘿嘿嘿,说不定也是我们的小魔头呢,他还是唯一有这样机会的人类呢,哈哈哈。”

冷沧海听了,心里一阵的揪痛,他所盛的唯一的亲人才五岁的儿子—冷辰不知道变成了什么样子。整个人哆哆嗦嗦的,什么天下第一剑,根本就是一个无能为力又伤心欲绝的父亲。

那可怕的声音接着说道:“你知道那蛊的厉害,最好好好的做事。这次的药为期半月,这次会有黑竹协助你。你可要将功补过呀,在对那些没用的生物心软,可就要小心了。你那宝贝儿子…哼哼,也就别想要了”声音慢慢的飘向远方。最后传来了一句话:“邪神有令,要你……”最后的指示被空气紧紧地包裹着,直接打到了冷沧海的头脑里面。冷沧海听到后,刚从上一个打击中恢复一丝清醒的他,重重的叹了口气。刚才的那种情绪又一次在他心里面爆炸,夹杂着体内的毒,让他痛苦的直想死去。可他实在是无能为力,甩了甩头,一下子从地上冲到了桌前,发泄一般狠狠的抓起幽使留下的小瓶子狠灌了下去。看着手里的瓶子,这是幽冥宫才有的蠱心毒,经过特殊的炼制,使人软弱,让人听话。每次都是这东西,挖走他多半的痛苦与挣扎,只觉得控制他心神的不是他自己了,心里的种种想法都熄灭了,就好像没有了思想的空壳一般,心如死灰,任人摆布,没有力气挣脱,没有心力反抗。望了望幽使飘去的方向,呆呆的坐在了桌前。

过了一会,冷沧海走出了房间,刚刚走到中间,他楞不叮得大喝了一声:“什么人”一个黑影仿佛被惊吓了似的。马上退回了刚才出来的房间。随即向冷沧海扔出了一把飞针,隐隐带着黑气,呼啸而来。笼罩了他的上半身,想不到竟有这样的身手。然而也就是惊鸿一剑,他剑人合一,手上的真气,仿佛剑锋一样锋利,随意而发,只见他左手手腕翻转,弹指间几个细小的动作以在他身前形成了一到气墙,护住了自己,右手随着甩动的手腕,一道强力将细小的一把朝向自己的飞针打歪了出去,牢牢的镶进了旁边的柱子里。好险…凭着剑客的直觉跟随着黑影,一脚踹开了旁边的房门冲了进去,只可惜那个黑影已经风遁而走,不知去向。只有打开的窗户,还摇了几下。冷沧海追到窗前,一个惊奇的眼神,使他明白了什么,立刻回过神来,看看还趴在桌上的俩个小道士,不经意间,一张信封从他的袖口跳出,躲过所有人的眼睛落到了地面上。这时住在这里的大部分武林人士已经闻声赶到,好多人看到了冷沧海刚才和黑影的过招,有些功力低微的并不太明白的这一招的厉害,只是直觉地反应到,刚才那个人好险没了命。内中也有几个人发现了冷沧海绝非一般人物,奈何谁能想到是绝迹江湖的惊鸿一剑呢。

机灵的店小二,一马当先的冲破了人群,大喊道:“怎么了,怎么了!”这时桌上的净云和净月幽幽的醒了过来,他们还不知道在自己身边发生了什么,迷糊中小二的那张脸很大的出现在他们眼前。净云好险就跳了起来:“呃呀,怎么回事?”净月晃了晃沉重的头,看清了自己屋里黑压压的人群。他恍惚记得师傅说过,江湖中有种叫迷香的东西经常被小贼使用,能让人睡着。他赶紧莫了一下袖子里请帖。这一抹不要紧,不由得吓出了一身汗,香还在,书信却不见了。他原地转了一圈,:“完了,信呢,不见了,丢了。”“在这呢在这呢!”净云伏下身子检起了躺在地上的请帖,递到了净月手中:“没丢没丢”人群中一个高大壮实的虬须大汉喊道:“你们俩个小道士像是遇到贼了,信有什么好急得,贼是不会要的,还是看看你们的钱物吧”看着俩个小道士晕晕的表现,旁边的人强忍住了笑。站在他们身后的冷沧海,紧跟着说道:“是呀,快看看。”一查之下才发现他们包袱里的钱袋确实不见了。喘吁吁的一位微胖的店掌柜,走了进来,说到:“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我们开店也有好几年了,从来没有大白天进来强银子的,二位客官你们是不是招惹什么人了。”净云和净月二人相望了一眼,虽然心里有些怅然,但是毕竟信件没有丢,已经让他们慌乱的心情平静了不少,心里大有万幸之叹。二人也不打算追究店里的责任,因为他们丢的那些东西,对他们而言不太重要。看他们二人的态度如此,掌柜的也松了一口气,虽然还没有付账,但是现在只要不赔给他们,已经万幸了。于是又和其他客人保证在保证店里的安全,人们也都渐渐平静下来,散去了。

冷沧海却还留在了屋里,对老板说这二位以后这些天的账我来付,又对俩个小道士说:“在下冷沧海,不知道俩位道长怎么称呼,看样子不常出门吧,以后可要多加小心。”边说边从袖子里拿出了一锭黄金道:“二位,这些留作使用吧,我也没别的意思,只是出门在外,都有个不方便的时候,我有这个能力,这忙是应该帮的,更何况在下一向羡慕清修的人,另有一番天地。不像我,想清修,却是俗务缠身不得随心所欲,所以愿意结交像你们这样的道长,要是不嫌弃,还请你们二位收下吧。”俩个小道士不长下山,所以对隐世好多年的冷沧海的名号并没有印象。只是如此真诚的一段话让这俩是兄弟很是感动,但是他二人本没有戴金银的必要,于是说:“我是净月,这个是我师弟净云,冷大侠古道热肠,您会了我们的账,已经很感谢了,这就足够了,我们到修罗山庄送完信,就要回去了,这钱您给了我们,我们也没地方用了,您还请收回吧。”

冷沧海也并不在意,听到二人说去修罗山庄眼睛亮了一下,继续和他俩个攀谈。不消一个时辰,二人便为冷沧海表面的‘仁义’‘气度’所感染。觉得结交了江湖上的重要人物。而冷沧海对二人从何而来到何处去,所为何事也知道得差不多了,但是并不明白他们所谓的三清观,其实是修道鼻祖,玄月真人的隐修所在。于是三人又一起用完晚饭,时间已经接近傍晚了,俩个小道士起身去送信了。

冷沧海回到屋里,赶紧写了一张纸条,放在了随身携带的一个小镜子上,这个镜子通体都是石头所做。镜面却是罕见的黑色玉面,他把纸条放到了上面,围着镜把上的红色玉石,用左手转了转,又敲了敲。顿时一道黑光,将纸条吞了进去,传往另一个地方。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