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汉水自秦岭与米仓山河谷而发,历经陕,甘。川。鄂等地。于汉口汇入长江,浩浩荡荡,横无际涯。历来便是中华水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自商,周,以来文人墨客题诗赞诵,更是不少。(诗经.周南.汉广)就有“南有乔木,不可休息。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的描写,道尽了一个砍乔青年对一女子求之不得寤寐思之的情景。诗中反复借汉水的宽,长,不可渡,来形容女子的可望不可即。极尽佳妙。此时正是日出之时,一夜的潮气还未散去,湖面上尚是白芒芒的一片,忽的,从不远处现出一个小黑点,那黑点沿河而下,越来越大,待得近了一看。却原来是一艘小舟,那舟的翘首上一个青衫男子站在船头。迎风伫立,风彩照人,正是周远道了。他与母亲在碑林园辞别史浩后,便匆匆南下,汴京与襄阳一个在豫西,一个在鄂北,虽非同一省境,其实也相距不远。他母子辞别史浩之后,先行乘马,到孟津渡时又改马为船,沿这汉水而下。那汉水两岸,土地极为肥沃。兼之是南国地界,气候温润,虽己至秋。却也一片绿意盎然,周远道自小在北方长大。哪见过此等奇景。当下心致勃勃的看起了风景。沈青怀抱幼子坐在舱中,看到这汉水汤汤,心中也感慨万千,他自幼便在襄阳城长大,对这汉水亦是非常熟悉。当年她夫妇二人在汉水相识,雨中订情,过往之景,犹如咋曰一般历历在目。可是物是人非。丈夫己逝。止留下她们孀妻弱子。自不免又是一阵伤心。周远道转过头见得母亲眼眶微红,忙蹲下问道,“娘,你怎么了。?”沈青抚摸着他的头,道。“没事,就是江上风大,有点伤风了。过一阵子就好了。”周远道听了。连忙除下自己的披风。披到母亲背上。沈青本想还给儿子,又想到儿子性格执坳。还给他又是一番推辞。当下便不再管了。船又行了半个时辰,便看见一座巍峨的大城,东西宽广千余里,周远道不禁赞道,好一座了不起的襄阳城。如此雄伟壮丽,真不知当初是如何建成的。当下便帮着艄公靠了岸,结了船钱,抚了母亲下船去了。那艄公看着手掌中心的碎银子,也中也是欢喜不巳。周远道母子当下便往城中走去,入得城内,只见市肆繁华。入得耳的尽是卖买的吆喝声,赌钱声,说书声。人声鼎沸,其繁盛程度,远超北境。各种酒肆,茶馆,药店,工坊,钱庄,当铺星罗棋布,应有尽有。周运道自记事起便只在山东小城和泝蒙山住过,哪见过这等繁盛的景象,这一入城当真是遍地皆是异景,处处都有新奇,沈青看见儿子这般神情。即觉好笑,又复惭愧。当下说道“,好孩子,咱娘俩也得到布庄置一身衣服,免得你外公见了咱俩这身装扮呀,心里难过。”言罢不由分说便拉着周远道往前走。周远道被母亲强拉着左拐右拐,转了几个弯后到得一家绸布庄,他抬头看那店面,心中不禁叫道,乖乖,好大一家门面,侍得跨入店门,便见当门一个曲尺形大柜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两眼堆笑,迎来送往。柜台两边货架上摆满了各式布匹,沈青道,老板,可还有白色的成衣么?那老头道,有得有得客官这边请?说着喊道“,小红赶紧把这位夫人带进去选衣,”话音刚落就见得后堂闪出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说了一声太太请,便将沈青引到了左首的一间小房中。,那老汉给他倒了一碗茶后,就去照应别的顾客,周远道无聊之下便看起了店内的装潢。不一会儿沈青便从试衣间那小门出来。周远道抬头一看,但见母亲一身白色长衫,头发中别着一支孝花。对他说道“,远道。进去试试。这身衣服可还合身么?”说着便将一件衣服给他递了过来,周运道接住一看,也是一件白色长衫。他为人聪慧,自然知道这是母亲以外衫代孝服,为他父亲守孝之故了。原来自从他父亲过世了之后,他母子二人担心金人对他母子再下毒手,当下便只将他父亲匆匆火化。是以并没有置办孝衫等物件,只有他母亲将一片黑纱挽成了一个孝花,别在头上。便匆匆南下了。当下便再不说话,也到那间小房子里将白色长衫换上,他对着镜子看了一看一看,果然是人靠衣衫,马靠鞍。这衣服一换,旅途风尘之色尽去。足足一个浊世佳公子的形像,心中也甚是满足,从那房里走了出来。那花白小老头一看见他就叫道“,哎呀,公子这一番打扮,当真是那个,那个风流傥倜,美不胜收“周远道知道这些生意人的套路,也不管他。抬头向母亲看去,沈青对这衣服也很是满意,便结了钱,与周远道走了出去,他二人走了一个多个时辰,穿过了大半个城区,拐了个街口便到了另一条街道上。周远道见得这条街再无各色摊贩,只有一堵二丈来高的砖墙将整各街道隔开。。砖墙正中赫然是一个宏伟的大门,门首两旁立着两个雄伟的大狮子。周远道心中寻思“,不知是什么衙门,俢得这般雄伟壮丽,”正这麽想着又走了几十步,赫然便见那大门匾上四个溜金大字;归元山荘。周远道这才知道这就是外公家了,不禁大吃一惊,转念又想道,“周远道呀,周远道你可真是个乡巴佬,没见识,你外公乃是天下三大巨富之一,家中修的雄伟些也是正常的嘛。”那大门口站着的两个家丁,一个穿红衫,一个穿紫衫,均是高个子身材,也都极为健硕,哪二人看他母子二人走了过来。便交头接耳谪谪沽诂了一番,然后穿红衫的一个从台阶上跑了下来,向周远道拱手道,“不知两位怎生称呼,也好让我等进去通报一声“沈青道,”便请通报你家庄主一声就说“不孝女沈青来看他老人家了”那红衫汉子惊道,“您,您是.....、?沈青知道自己离家已有十二三年了,家里的下人识不得也是常事,当下就解下配剑。递给那人道“你把这个拿进去就可以了,那人接过剑顿了一顿道”两位稍候,在下这就进去禀报,说完便小跑着从屋里进去了,周远道母子便站在门口等着,过了约莫一刻,只听得门咯吱一声,几个人闪了出来,为首是一老者,身材魁梧,留着长须,神情及是威猛,后边又跟着一个中年男子与一老妇人,皆是服饰华美,显然不是下人,周远道心想”,这应该是外公外婆和舅舅吧“只听得沈青道“不孝女给爹娘哥哥请安,说着就要跪下来,”沈老夫人叫道“,傻孩子,你这是干甚麽呀?说着泪眼朦胧,扑上前来将沈青紧紧搂到怀里,周远道也连忙跪下说道,“远道给外公外婆舅舅扣头,”沈仁杰把周远道拉起来问道“小子都长这麽大了,当年我可没少抱你”沈老夫人抱着周远道弟弟,也笑着说道,“小时候可爱哭了,现下都长这麽大了”几个人说着便将周远道母子让进了房中,沈仁杰也通知妻子儿女前来相见,不一会便络绎不绝的来了七八个人,原来沈仁杰娶了两房太太,这正妻毛氏生的一男一女,男的叫沈从仁,女的叫沈沁迦二房蒋氏产下二男一女分别叫沈从行,沈从理沈沁禾,当下便周远道母子于这几人一一一一说的几句客气话,沈归元道,“周士通这小子呢,怎地你都来了,他还不来见我”沈青听得这话呆呆的坐着,也不说话,眼泪只是扑簌簌的往下来流,那蒋氏说道,“妹子,你别哭呀,难不成他欺负你了怎地,你说出来,”“上个月初四晚上,完颜亮手下高手突然来袭,他,他为了护着我们母子三个,力战之下,已经去了”这话一出堂中诸人皆是大惊失色,沈归元兀自瘫坐在椅子上,不住的叹气。沈母当下把女儿揽在怀中,亦是不住的流泪,众人这便开始劝说起沈青母女来,有说来日方长,誓要报仇的,有说完颜亮位高权重,要徐图后继的”群雌滋滋,也说不出来个所以然来。沈归元道,“都别吵了,远道和青儿远道而来,也要歇息,大家伙都散了吧。“当下便安排周远道母子吃饭休息去了”

《人行天下》是我刚写的武侠小说,因为想把前面铺垫的更好一点,所以节奏就慢了,大家海涵呀,最后大家踊跃收藏,支持一下>>>>>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