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她赶了两昼夜的路,方从家乡的村子到了这西丘城来。虽旅途劳顿,但幸她天生神异,区区的几百里路还不曾放在眼里。自打进了这西丘城,她便被满城繁华的景象迷花了眼,虽耐她天生聪慧,也是一时着了慌、茫茫然不知所措来。又恨那西丘城太大,小巷通衢,网络交织,她一个外来人,没几步便迷了路。

她去问城中走路的人,但运气不好,碰到了几个流氓,垂涎她的美色,惊艳她的姿容。她不得已,总共放翻了六个青皮......

然西丘城总归是有好心人的。她一路问一路走,方在此时此地寻到了这个去处——城主府衙门。

话归正题,言归正传。

雪兮走到达天鼓前,毅然拿起了架子上的鼓槌,运足了力气,便敲在了那鼓面上!

“咚!”

声如雷霆,响彻九霄!

“咚!”

“咚!”

紧接着一连串的鼓声,让整个西丘城都静寂了下来!

市井上的喧哗静了,走着的车马行人止步了,睡着的懒汉贵妇们醒了,群英楼的戏不唱了,聚宝斋的赌鬼们不赌了,仙客来饮酒的客人们手里的酒杯掉了,轩辕庙上香的人们不念“大帝保佑”了,杂耍街艺人们逗耍的猴子呆住了,紫鸾街妓院青楼的窑姐儿嫖客们......咳咳不说了!

当然,与此同时,把玩着一把紫砂壶的西丘城主赵先平失手将壶捏碎了!他站起身来,双目凝视着府衙外面,仿佛要透过重重院墙看清是谁在擂鼓。

“来人!升堂!”

西丘城戮妖殿分部的统领昆龙昨夜是一夜没合眼!

是什么事情让这位西丘城第一高手、二号实权人物如此愁心呢?——住在他们分部大院的玉辰岭五大圣脉传人之二的子欢明漪二位圣子昨夜失踪了!

两个大活人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失踪了!

这可是天大的事啊!那可是两位圣子!将来有可能接任五域领袖的圣子啊!这么重要的人竟然在他的地盘上失踪了......这会要了他的命的!

从昨天夜里开始,他就一直担心!但还是自己劝自己说:二位圣子是自己偷偷跑出去玩了,说不定迷了路,过一会儿就能回来。可到了夜里子时,派出去寻找的人回来了大半,都异口同声地说:没找到,问了也没人看到。

于是昆龙知道他不能再等了!

他知道明漪子欢身上带着玉辰岭特制的身份玉牌,于是打定主意给在外探妖的明燊,和玉辰岭各发一道信剑,但谁知关键时刻,府库里的信剑竟然没了!这让昆龙直想骂娘!无法,只得命城里的一位勉强能制作信剑的老弱的灵匠连夜开工,丑时末的时候制好了一支,昆龙忙发往了玉辰岭。卯时末的时候做好了另一支,这才发给了明燊。

一夜未曾合眼,对他这老牌的大戮妖师来说,不算什么事。可是现在他的心里总是惶惶不安,像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刚才他处理公务,属下来报,说紫鸾街的老鸨莳玟、轩辕庙的庙祝高世英、北城屠夫头子周九刀、南城采药局大掌柜封蛮昨天夜里陆续去见了赵先平。

昆龙思索很久,也理不出个头绪来。这几人分属四个城区,难不成是赵先平招他们几人去了解民情民意?可是找那老鸨来能了解狗屁的民意?!

昆龙正在这厢思索着,漫无头绪。

突然一通通雷霆般的鼓声响彻在西丘城的上空!将他惊醒过来!

他大惊失色!连忙起身跑到院子里。

“这是......达天鼓!有人擂动达天鼓?”

他略作思索,当即不再停留,化作一道流光冲向城主府衙门!

与此同时,西丘城反应过来的人们纷纷骑骡子赶马,赶向城主府衙门看热闹!

“王大娘,快去看热闹啊!有人擂动达天鼓了!”

“听到了!听到了!你去吧,我抽不开身啊!你大爷还在床上躺着,这病......”

话未及说完,从屋门里窜出一个老头儿来,提着裤子就在大街上狂奔!

声音传过来:

“老伴儿!拿着我的腰带!我给你占地方!”

“死老头子!你还有病呢!”

“王大爷给我占个位儿!王大爷......”

大街小巷,人山人海!有乘车出来的富贵人家小姐,见马车在街上实在是走不动,便果断舍了马车,让一仆人背着挤入人群中。

有市井的乞儿,见大街上实在插不下脚去,便仗着自己对西丘城的熟悉,钻狗洞,爬地道,不走寻常路。

擂动达天鼓是件大事!特别是在西丘城这种足足七年没有响过达天鼓的城市更是如此!

此刻在城主府衙门前,雪兮已经被几十名法卫团团围住!

直面着如狼似虎的众人,雪兮怡然不惧,她高声道:

“我有冤情!我要求达天判命、八方共审!”

“赵先平城主!出来说话!”

鹿山海棠村,此刻硝烟已经散去。

明燊三人脸色苍白,气喘如牛,退在一边,面露苦色。而红发青年则气息平稳,含笑而立,不见半点狼狈。

高下立判!

“我知道人族戮妖殿的圣脉传人,身上都有保命的宝物,我杀不了你们,”红发青年左手修长的食指挑起一缕红发,嘴边挂着妖异的笑,“但我可以折磨你们!将你们折磨至濒死!并且废了你们的修为!废了你们的圣脉!那样,你们还可以活多久?一个废了的圣子?哈哈哈哈哈......”红发青年轻蔑地笑了起来。

明燊三人顿时瞳孔一缩!

他们刚才还抱着一点希望,希望这尊妖王新晋不久,尚不知许多门道,若他一时兴起,下手来杀他们,那么三人身上的禁制就会被触发!到那时......

可是没想到,这妖竟然对人族了解至深!

可怕!实在可怕!

明燊三人心里已经开始绝望,但绝对不会放弃挣扎!他们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决绝!

他们还有搏命的底牌!

“不过嘛!”红发青年笑了,“我不会对付你们!”

枯城浩九离皆是一愣!独明燊眼中的疑惑少些。因为他想起了在刚才的大战中大海棠的举动......

“我不屑与你们这群小辈为敌!你们的对手也不是我!今天我老人家掂量了一下你们的斤秤,嗯!还可以!还可以!”

明燊三人不解。

“罢了!你们可没有我这么清闲!接下来你们还有的忙!”他望了眼西丘城的方向,“走吧!离开这儿!以后这儿再也没有海棠村了!”

“什么!你!......”

“别想那么多!我只是想要将海棠村迁离此地而已!去我真正的老巢!咳咳!废话这么多干什么!快滚!”

何用它催?明燊三人早就想走了!谁想在这么恐怖的一尊妖王面前多做停留?

“告辞!”

明燊功力最高,此刻已经恢复了一点点法力。他使了个腾云决,在三人脚下化出一片云彩来,载着三人就是一阵疾驰!

“记住我老人家的名字!我是新晋妖王,鹿海棠!咳咳......这样高调会不会挨揍啊?”

“鹿海棠?”枯城回头望了眼,沉声道:“早晚有一天我会杀了他!”

明燊皱眉,不言语。

浩九离不满,道:“他毕竟放了我们嘛!”

“但他是妖!是妖!”

“是妖,就该杀!”

枯城坐下调息,不去理浩九离。

浩九离瞪了枯城一眼,无奈,只得抓紧时间恢复法力。

明燊一边回复法力,一边传讯与玉辰岭,将今天事情的来龙去脉细细说清楚了,着他们调派人手来支援。

将信剑发出后,明燊发现自己的传信玉盘上面蓝光一闪,一柄粗糙的信剑出现在上面。

“西丘城的信?难道赵先平有动作了?”明燊展开那支信剑......

西丘城城主府前高足一丈的达天台上,摆好了桌椅礼具、华盖屏风。一众西丘城的大人物分尊卑主次而坐,而达天台四周,则围着上百名法卫,以司警卫。

达天台上面积不小,除却各种器具的摆置之外,还有几面巨大的水晶圆镜矗在四方。这圆镜是玉辰岭大匠特制,上面刻了阵法,可以将达天台上的景象放大展播出来,并带有扩音的效果,可以供全城的百姓亲睹审案过程,评价得失。

赵先平一脸阴沉,看着面前这个穿着简朴的小女孩。

他心里此刻糟糕透了!这女孩儿什么时候敲鼓不好?偏偏在自己将要有大动作的时候敲鼓,弄得满城皆知!一下子自己又处在风口浪尖了,很多事情做起来变得很难!

所以他很愤怒!对这清秀的小姑娘一点好感也没有!

“是你擂动的达天鼓?”

赵先平两只大眼死死地盯住雪兮,像是下一刻便要将她嚼碎了吃掉!

“不错!正是我!”

“你是何人?有何天大的冤情不成?竟有胆来擂动这达天鼓!”

“民女顾雪兮,西丘山下铁角村人氏,家父是西丘山有名的猎人顾安之,大人想必听说过。”雪兮不卑不昂,从容镇定。在成千上万双眼睛的注视下依旧淡然如烟如水。衣裾虽不甚华丽,但雪兮模样清秀,气质出尘,着了这一身素服,倒更显她的清丽了。

看热闹的众人叽叽喳喳,不断称赞这个女孩子。

昆龙是大人物,驾坐在赵先平右手边的位置。他也打量着雪兮。

这女孩子模样清秀,姿容算不得绝代,但别有一番单“美”一字难以尽述的韵质。

她一瀑略鬈的如墨的秀发垂在背后和肩上,只在其上简简单单束了一根白色的头绳。她肤色白暂,如雪玉般润洁细腻,脸颊有两抹微红,看起来健康无比。明眸善睐,眼睛极为清凉;琼鼻高挺,线条立体美观;樱口薄唇,温柔而大方。这个姑娘看起来还小,却生就了如此一番了不得的样貌,长大以后,怕更是倾绝城国了!

昆龙暗暗在心里赞叹。

这时赵先平久久思索后,开口了:“你父是西丘山的猎人顾安之,这人我是听说过的。”

“那大人可曾听说我父亲得天幸顾,从西丘山上捡回一头刚死不久的踏火兽来?”

赵先平心思百转,终于想清了此事的来龙去脉,知道了这女孩子来擂鼓告命的原因!

可不就是自己前些日子命人去买顾安之的火灵心,他不肯,然后自己的手下故意打伤了他吗?

要说城主指使人殴伤一名普通百姓,算不得大事,远远够不上擂动达天鼓的资格!可在戮妖殿制定的律法中,无故抢夺、非法占有他人私有财产也是罪过!而这罪名的大小,要根据所涉财产的多少来定。凭那火灵心的珍贵程度,绝对可以让自己背一个天大的罪名了!而自己抢夺顾安之的火灵心,也绝对够顾安之擂鼓告命的资格!

想到这里,他就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承认!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