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88读书 >  凭此阑歌 >   第六章 邪异来客

雪兮母亲疑惑问道:“贤侄这话怎么讲?”

秦渊温和笑着,“婶婶方才也问了,我秦渊跋涉这许多路程,一个仆人也不曾带,却是为何前来婶婶这里叨扰?”

“这孩子话里太生分!我这儿虽穷,但一顿茶饭还招待你不起?又何须有事来?没事常来走动我也高兴!当然,你这既然是有事要讲的,便只管讲,我们倒还不曾听你说过。不过你不要牢骚,我们雪兮顶不喜欢这个!”雪兮母亲笑道。

秦渊先谢过,而后开口,道:

“婶婶可知道,顾叔前几日曾向我父亲托付的一件事?”

雪兮母亲想了想,点点头,“不就是踏火兽的事?”

“没错!”秦渊双目精光一闪,“踏火兽是顾叔的机运,也是我们秦家的机运!我父亲一点都不敢怠慢!因此,他让我亲自赶过来,并且务必亲口问一问顾叔,那个......”

秦渊说到一半打住,眼睛似笑非笑地打量着石松,“石兄,天也不早了,我们就不留你吃饭了!您请便吧!”

石松茶喝了一半,登时愣住!

然后他陡然变色,猛地摔下手中的茶杯,怒目直视秦渊。

“姓秦的,你......”

“我什么?”秦渊不屑地笑了笑,“还真有那么不要脸的人!人家轰他他都不走!——石兄你万莫生气啊!我绝不是说你的!我只是突然想到了某些下流人而已!哦,对了,石兄唤我,是要小生送你吗?好好好!能送石小英雄出门那是小生的荣幸啊!”秦渊站起身来,做了个“请”的姿势,“门就一个,您好走。”

石松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两个大眼珠子直直地瞪着秦渊,满脸憋得通红!

雪兮见他二人如此,不免觉得好笑。又不忍他们这样闹得僵了,便出言道:“你们这是要干仗的架势了!秦渊哥你也是!无缘无故干嘛招惹我们石松哥?你看——”雪兮望着石松方才拍到桌子上的茶杯,茶杯已然裂了,“多好的茶杯,说烂就烂了!”

石松闻言,一时间火气难以抑下,只是僵着脸向雪兮母亲以及雪兮赔了个不是,而后继续盯着秦渊。

秦渊笑道:“妹妹所言极是!其实哥哥我也并非是刻意把石兄当做咱们家的外人!——客人嘛!石松小英雄毕竟是咱们家的客人!但是呢?我刚才也说了,踏火兽确实是太......”

雪兮忽然笑了,打住他,“你等会儿再说,我阿爸回来了。”

秦渊正倚在门口,闻言愣住,他转过头去朝院子里望了望,却不见雪兮父亲的身影,于是便笑道,“妹妹玩笑了!哪里有我顾叔的身影?你只合听我......”

“等等吧!”却未料雪兮母亲也是笑着,道:“我们兮儿说他快到了,那他就是快到了!”

秦渊又被打断,愣住纳罕,一言不发了。

果然,雪兮母亲话没落下十息,院门被人推开,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汉子走了进来。

“阿爸!”雪兮见了来人,脸上绽开了笑,快步走出去迎接。

石松和秦渊也只得起身出来迎接,都道一声“顾叔好。”

“好嘛!想是都清楚我今日上山打猎,这才都凑齐了来我家里蹭饭的吧?”中年汉子进门就看见三个年轻人迎过来,也不甚惊讶,便一边打笑着他们,一边卸下背上的弓,摘下腰间的猎刀,脱掉身上的皮甲。

雪兮跑过去接过汉子手里的水壶来,笑道:“方才我也纳罕,怎么这两个冤家凑得那么巧?早不来晚不来,偏偏都赶到同一个时辰来!这不掐架才怪呢!”

“掐了吗?”中年汉子边脱靴子,边笑着悄声问雪兮。

“您怎么和我娘一样没趣?问这个!”雪兮不依。

“好了!”汉子将靴子放到一边,换上一双布鞋,“你也该寻思寻思了!老大不小了,不能总看人家的笑话,也得物色一个......”

“好了好了!”雪兮跑回去不顾了。

汉子摇摇头,看向身前的两个小伙子。两个人脸都很红,想是被他那番话激着了。

中年汉子似笑非笑,“你们两个不要干站着了!去外面把我打的那只炫羽雉抬进来吧!不然你们中午吃什么?”

石松闻言,倒不再耷拉着脸了。他眼中有些兴奋,“顾叔今天打到了炫羽雉?”

中年汉子笑着点了点头,“不容易见到了!我记得你父亲年轻的时候,就是用一只炫羽雉在你外祖手里娶到了你娘亲!当然那时候......”

石松等不及中年汉子说完,便快步走了出去。汉子笑笑,示意秦渊去帮忙,自己便往屋子里走。秦渊跟出去,却嫌脏,不肯碰那彩色的大鸟。于是石松便一个人把那只硕大的炫羽雉抗进来。哎呀一不小心,就把鸡屁股蹭到了秦渊白生生的长衫上!

“啊!!”秦渊怪叫一声!颤抖着身躯,踉跄退后几步!仿佛前胸后背插满了箭似的,满脸惊恐、睚眦欲裂地看着身上被鸡屁股蹭到的地方,“你到底对我做了些什么?!”他抬头,悲怆地望着石松那被鸡屁股遮住的后脑勺,“你你你!石松!”

石松回头,恶狠狠地瞪他一眼,“怎样?要吃鸡屎啊?”

闻言,秦渊如遭雷殛!本来已经到了嘴边的恶语却是不敢与石松相向了!

石松轻蔑地一笑,不去理他,自顾扛着炫羽雉去了厨房。

秦渊愣在原地,抬头看看石松,又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欲哭无泪!他忽然又想到自己刚才的怂态,心里于是更加烦躁与愤怒!他在脑子里把这一切的原因都归结到石松身上,于是他望着石松的那双眼睛愈发阴毒。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发作一下!不然何以衬出自己的威风?若是让石松这时占了上风,等会儿大家坐在一起,在雪兮哪里自己就讨不到脸面了!脸面嘛!老爹常告诫他:书可以读得少,话一定要说得大!怂可以常认点,逼不能少装了!——装逼讲大话才有脸面!有脸面才有钱权美色!有了钱权美色才可以装更大的逼讲更大的话!

这是他们秦家十八代传男不传女的祖训!

于是秦渊精神一振!仿佛又找回了在西丘城篓脚巷东十六号哈巴虫会所斗虫子的威风!他模仿他爹秦三宽逛窑子不给钱还大骂妓女垃圾货的气势,张口便骂:

“姓秦的你给老子出来!我倒要和你理论理论!”

话刚说完,秦渊刚刚掐腰拔起自己的身板来,便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吓得他双腿一软,登时瘫在了地上!

“什么动静!”秦渊几要吓哭了!他回头一望,却见原来是雪兮家的院门,被不知什么东西轰撞了开来,散作了一地的木板!

屋子里的雪兮一家三口和刚从厨房里出来石松听见声音,都连忙赶出来看。

“这是什么动静?”雪兮母亲也被吓得不轻,此时倚着门框问。雪兮正扶着她母亲的胳膊,皱眉望着门口,道:“院门被轰开了,咦?那是什么人?”

“什么什么人?”

还不等雪兮回答,雪兮母亲便看到了门口的烟尘散去,从外面走进几个青年来。

雪兮皱眉,心底莫名地感到不妙。她仔细打量,来人四个,都是一般年岁的青年。其中走在最前面的青年干瘦脸庞,眼睛出奇得大。其二一个脸上有一条疤痕,面相极为不善。另两人一个高个子,一个矮个子,跟在最后面。

雪兮父亲也是皱紧了眉头。他看到这几个青年进来,便要出门去迎。雪兮母亲见这几人来者不善,担忧地拉住丈夫,“安之,先放个炮仗把村子里的人叫过来吧?这几个......”

雪兮父亲名叫顾安之。他拍拍雪兮母亲的手,又看了眼雪兮,道:“不碍事,我先去探一探他们的底细。”

顾安之走出门去,迎向那几个青年。这当儿,秦渊已经站起身来,和那几人说话。

“几位兄台是干什么的?这忒不讲道理吧?”秦渊指了指那一地的木板,“我们可是本分人家,一不曾伤天害理,二不曾草菅人命,三不曾......”

“啪!”

那个大眼睛的青年嘴角挂着邪笑,突兀地一个巴掌便掴在秦渊脸上!

秦渊一个踉跄!嘴角流出了血!

他不敢置信地回过头来,用手摸了摸嘴角,却见是一手血!

他抬头,“你他妈疯了!”

“啪!”

没见得那青年怎样起势,便又是一耳光,这次扇的却是另外一边脸!

秦渊疼得眼泪都流下来了,但他不跑,依旧扭过头来,双目赤红且闪泛着狰狞!

“狗娘养的!老子操你们十八代祖宗!”

那人的手又闪电般抬起!眼见就要造在秦渊脸上,却被另一只手险险接住!

——是顾安之!

“朋友,”顾安之双眸冰冷,语气森严,“这可不是活得长命的办法!”

青年赖赖地抬起眼皮望他一眼。

“哦?你就是顾安之吧?”那个青年轻轻笑一声,顾安之顿觉一股大力传来,那青年的手瞬间便挣脱了他的束缚!“我们正是来找你的!——不不不!是我们主人让我们来找你,顾安之嘛!鼎鼎有名的猎人......”青年舔了舔嘴唇。令几人诧异的是,这四个青年竟然都舔了舔嘴唇!

顾安之觉得怪异,吩咐道:“阿松,把秦渊送回屋里去。”

石松似要说什么,但顾安之止住他,“快去!把他放到我床上,记得是我床上啊!”

石松顿时会意,搀了秦渊便往屋子里走。秦渊已经迷糊了,他嘴里还骂着,“后娘养的!无耻的野种!瘪三的遗腹子!打你大爷我?我要你好看......”

“朋友说是来找我的,但顾某自认不曾得罪过人,不知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顾安之凝眉道。

“误会?”另一名脸上有刀疤的青年轻蔑地笑了笑,“你是不曾得罪过人!但是就怕你得罪的不是......”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