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88读书 >  凭此阑歌 >   第四章 剑指西丘

子欢带着满脸的笑容出来时,心里依旧盘算着自己应该带些什么东西下山。最近看的那本书,几套衣服,一副短琴,一只软剑,还有......

“小子!”子欢听到有人喊自己,回过神来,回头望时,却见是幻烛婆婆。

“小子你过来,来我府上。”婆婆眯着眼睛,满脸皱纹已非慈蔼,“我好久不曾考你的功夫了,不知道你最近懈怠没有,待会儿你演练,若是没个长进,自有苦头吃!赶快随我来。”婆婆说完,便拄着碧绿拐杖回头走了,子欢脸色难看,只得跟上去。

“婆婆您慢点,仔细脚下!”子欢献殷勤。

“我一百九十九年没有摔过跟头了,小子,你上过天吗?”婆婆面不改色。

“没有。”

“所以你并不知道在地上行走是多么轻松。”

“知道的,我走得也并不累。”

“你看,如果你修炼到四星戮妖师,你就可以像我这样。”

子欢低头去看,却见幻烛婆婆的脚是从来不着地的。离地面总有几寸。

“怎么样?”婆婆问他,“你觉得这样是否更自在?”

“嗯......”

“所以你要努力修炼,剑**法都不要落下!争取早日晋升四星戮妖师,在二十岁之前晋升七星戮妖师,并且蓄力冲击大戮妖师。依你的天资,三十岁之前,是有望成为三星大戮妖师的,届时你就可以像我这样,担任一脉长老了。”

“哦。”子欢应了一声。低头无言了。

到了右长老府,却不似左长老府那般热闹。府上只有一个老妪常年伺候着幻烛。

幻烛婆婆将身上华美大气的长老袍服脱了递给老妪,露出了内里一件缝补多处的坎肩。然后又从老妪手里接过一件同样缝补多处、颜色洗得发白的外袍来穿上,方坐下,招呼子欢落座,然后问道:

“你去过毛松谷几次了?”

子欢愣住,心脏砰砰跳了起来!

“婆婆这是说的什么话......”

“讲真话!”婆婆本就凶恶的脸更添了几分冷煞!“瞒着我,向来不是玉辰岭的弟子明智的选择!我想你同样知道后果。”

子欢被吓住,心里却又莫名地委屈。想和婆婆对着干,却又没那个胆量。

于是他只好道:“三次。”古文言“三”为泛指,他记不得已经去过毛松谷多少次了,所以答三次正合适,绝对不是扯谎的!

“那好,你见到那蛤蟆了?”婆婆双眸冷若冰霜。

“不错,婆婆您不要怪它......”

“闭嘴!”婆婆大怒,喝骂着将子欢打断,“为妖辩护?你想活是不想!”

子欢不敢言语了。

幻烛盯着子欢好大一会儿,方道:“你也不要怪我怒,那妖毕竟是太危险!”

子欢抬头,双眸看着幻烛婆婆,不敢置信!——那大蛤蟆?危险?是因为它吃得多怕把玉辰岭的粮食吃光吗?

子欢喃喃道:“那吃货有什么危险的......”

婆婆冷笑,“吃货?就算是吃货它也是逆天多活了一千两百年的太泽的吃货!”

子欢猛地一惊,嘴巴微微张开!

“太泽......”

“不错,它是太泽遗族!”

子欢好久没缓过劲儿来,等他回过神来,还待要问。婆婆却打消他的念头:

“其他的你也不要问了!——总之,在我们想出办法杀他之前,你不要再接近毛松谷。”婆婆喝了一口茶,缓缓道。

子欢心里乱极了!只得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还有,”婆婆双眸紧盯住子欢,“你这次去西丘城,毛躁的性子,要趁这机会改掉!还有——你千万要小心一些!”

子欢一愣,自己又不是独行,难道还真有什么危险不成?

“具体是......”子欢想问具体是该小心什么。

但婆婆却又打断他,“你陆芸婆婆在玉辰岭六十年了!”幻烛的眼睛看向正在院子里忙忙碌碌的老妪,“她是个凡人,身上没有修为,也不过百岁的寿命,如今,也正该是歇息的时候了!你回来之后,求求你师尊或是慕凌,将她送到蓝河城去吧!那是她的故乡。”

子欢疑惑,不知婆婆为何又提起这个。但他又不能拒绝,便道:“那是自然。其实又何必我来说?这也不过是婆婆您一句话的事!”

幻烛婆婆摇摇头,最后道:“你趁年轻,要好好修炼,刻苦一些!——这是我年轻时候,我的授业师尊,西域的天翁长老对我讲的。我希望你也能记住。”

子欢正色,庄重地点了点头。

婆婆说完这些,竟笑了。

子欢见到婆婆的笑,竟比听到大蛤蟆是太泽遗族的消息还要震惊!

婆婆她笑了!

“人族那么多聪明人,我不聪明,他们聪明呀!所以我只能希望他们能将人族带往真正光明的境地!这样的话,我便安心了!怎样都安心了!”

幻烛婆婆眼睛看向西方,那里有万妖山的大椿,太泽的废墟,以及人族边境的三大战城——西丘、玉神、星隐。

西丘城,就在西北方向,天狼星所临照的分野......

第三章

西山有妖,其形若枭。噬人子女,摄月皎皎。......

这是西域西丘城外西丘山下百姓传唱已久的歌谣。用虎筋作弦的铁琵琶演奏,音调铿锵,十分有力,将人们那种对妖恨之入骨的情感表达得淋漓尽致。但是在戮妖师听来,这首民谣说明西丘山内有妖。

有妖!而且是大妖!

“摄月皎皎?哼!懂得吸收月华来修炼的都是大妖!这些大妖哪一个不是沾满了人族的鲜血?该杀!都该杀!”这个莽汉声音粗犷,一开口,便惊飞了附近树林里的一群胭脂鸟。

“烦人!”明漪不耐,抱怨说:“浩九离呀浩九离!狗熊也不见得有你这样大嗓门!你别是熊妖变的吧?”

青年气恼,却无可奈何。

只能继续用雷鸣般的声音念叨:“你这黄毛小丫头!可还知道点尊长?你知道什么?你杀过几只妖?一只妖都不曾杀过还有脸来说我!——你九离大爷在十年前就是玉辰岭能独当一面的戮妖师了!那时你却在那里?怕是正为着些花儿草儿、猫儿狗儿、蜂儿蝶儿哭啊笑呢!”

“嘁!你别管我怎样!我比你晚生多少年?你在我这个年纪,怕还不是圣子吧?——呀!玉辰剑不是挺灵的吗?怎么却把你选中了?——好吧!你或许是深藏不露的天才,你是厉害的!——那去和我哥比啊!我哥常说自己愚笨,看看你打不打得过我哥!”

明漪背着手,一脸不屑的样子。

他哥明燊是玉辰岭五大圣脉传人之首,杀过大妖,战过妖王。年前戮妖殿五域支脉圣脉传人大排名,明燊第三!——天下第三!

浩九离尴尬地摸摸脑袋,羞红了脸——他有一副络腮胡子,这样看起来很滑稽!

“你哥...他...他......”

九离说不出话来。他是五星戮妖师,明燊是七星戮妖师,还差一步就能成为大戮妖师。

打?那是肯定打不过的!并且自己今年二十七了,明燊才二十一。奶奶的!浩九离常心里抱怨,自己大明燊六岁,可自己要叫他师兄!——天杀的规矩啊!

向这小丫头服软那是不可能。浩九离自诩狂傲二十年,自从七岁那年第一次完成了夜里孤身如厕小便后,他就没再向谁服过软!

浩九离凶恶了嘴脸,正想吼那明漪一顿,却突然听到有人说:

“我会的,打败明燊。”

九离和明燊都去望,不出所料,是枯城。

枯城说,他终有一天会打败明燊,成为玉辰岭最优秀的弟子。

他还说,有一天,他会戮尽天下的妖,无论好坏!

他常为心慈者诟病以变态,又常为好战者夸赞以志坚。

他是玉辰岭的第二圣子,六星戮妖师。

他在被妖族所屠的村落废墟中安静躺着观望血液,最终被戮妖师所救也不忘仇恨。

他自名枯城,不向任何人解释名字的含义。

却原来自七日前离开玉辰岭之后,玉辰五子——明燊、枯城、浩九离、明漪、子欢——仗着不同于寻常车马的脚程,已经到达了西域西北边境的西丘城辖境。现在他们所行进的地方,便是西丘山脉范围内的轱辘岭了。

子欢骑在雪云驹上,赖赖无神,有一搭没一搭地翻看手里的书籍。

他抬眼望了一眼前方,明燊正端坐在雪云驹上,双手在小腹前抱成一个圆。随着他的吐纳,一道道绿色光芒不断从他身上隐现。

而枯城则是骑着一匹黑色翼耳兽,脊背挺拔,一头黑发披在背上及肩上。他双目直直望向前方,像是在思考他们到底还有多长时间能到达西丘城。抑或是在想,他到底拥有了什么等级的力量之后,才能够戮尽天下的妖,不分好坏。

“是偏执?还是真正崇高的信念?”子欢分不清!——因为理性与感性、个人喜好与全族共识之间的矛盾,他现在连看清都难,更遑论解决了!

明漪和浩九离两个人落在后面,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并肩走着,互相呛着。而二人身后,则是几个从玉辰岭带来的一路上负责他们起居的仆役。有两人正牵着两匹雪云驹,一言不发地跟着。

“哎,师姐,九离师兄,”子欢扭过头去,笑问,“你们说,他们会在哪儿藏着?”

“谁?”明漪瞥了他一眼。

“玉辰岭可不见得真放心我们下山!”子欢环视周遭,“说不得要派些人来潜随着!”

浩九离也不向四周看,不屑地笑了笑,“来保护我们还是来考察我们?我出山十几次,每次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会有人跟着!——我二十七的人还需要保护?这不可笑吗?!”

“不可笑。”明漪摇了摇头,“你要是在三十岁之前还没有晋升大戮妖师的话,那才可笑!——我记得,师兄你在五星这儿,已经滞留了七年了吧?”

浩九离被戳到痛处,不言语了。

子欢打个搅和,道,“师姐莫玩笑!君不见三千年前有浅陌大师,三十岁才成就大戮妖师,但是他厚积薄发,三十二岁就成为了三星大戮妖师!其后更是百年修到了六星大戮妖师,为一代祖殿首席元老!你能不服气吗?”

明漪笑笑,却不再言语了。许久,她见浩九离还不说话,便蹙眉道:“师兄你可是生我的气了?”

浩九离这才笑笑,“哪里?我只不过是想到过往罢了。”

明漪见他此时怎么都无趣,便不理他,跑到后面骑上了雪云驹,赶到子欢身边。

“你手里的书,拿来我看。”明漪大眼盯着子欢手里的书籍。

子欢藏之不及,只好道:“都是些不入眼的玩意儿,您还是别看了。”

“别废话!”明漪不耐,“我闲着呢,你别找打!”

子欢无奈,刚想把手里的书交出去,却突然听到一声尖锐的鸣叫从天空上响起!

子欢明漪猛地抬头!

却见是一只硕大无比的骨首玄雕,不知何时到了他们头顶,正敛翼向二人扑来!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