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入夜,月朗星稀。

倒是一个好夜景,若不是,想起之前的一番生死之战,现在到应该把酒言欢。

山贼寨子中,秦羽盘坐在一间屋内,李长风守在屋外,服下了那颗宝药,秦羽谨守心神,般若护心经在他的运转下,不停循环。

那宝药入腹之后,便被般若护心经所吸引,在一遍遍的运转中,宝药化成了最精纯的能量,不断弥补秦羽之前所受到的损伤。

时间在一点点推移,宝药的力量也由强变弱,月上当空,已是近凌晨时分。

消耗完最后一份药力,那颗宝药也最终化为虚无,屋内的秦羽此刻状态出奇的好。

“这宝药真是个好东西,原本最少半月的伤势,居然一夜就恢复了,甚至还略有精进,这次倒是收货颇丰。”

推开了房门,秦羽走了出去,看到状态尚有些不佳的李长风,拍了怕他肩膀轻声道。

“谢了。”

“说这么客气做什么,我们是兄弟。”

“对,兄弟。”

两人简单的交流,却充斥着浓浓的兄弟之情,一时间,李长风竟然触景生情,想起了往事。

从第一次,两人相遇到并肩作战,再到后来的一起行侠仗义,两人踏平多处山贼寨子,博得了北凉双子星的名头。

相处时间久了,也渐渐产生了默契,想起每一次杀山贼的时候,由于他修为略低,那个拿刀的青年总是护在他身前。

每一次进攻都会替他挡下攻击,想到这里,李长风不禁看向了秦羽的胸口。

那里有一道狰狞的刀伤,这一道刀疤,在秦羽那疤痕交错的身上,或许算不了什么,但这一刀却是为他挨的。

想起那拿刀的男子,硬抗一刀斩首匪徒的时候,他问了一句,为什么要帮我挡刀。

那持刀的青年,只是淡淡的说道因为我们是兄弟,简单的几个字却充满了坚定,与理所当然。

也不知道是回应秦羽的话,还是触景生情,想到了往事,他轻声的说道。

“是啊,我们是兄弟,兄弟之间不必言谢。”

秦羽看了看空中的圆月,又看了看李长风,略带调笑的说道。

“是兄弟的话,那我就不客气了,不然我还有些不好意思呢。”

面对秦羽的调笑,李长风轻笑道。

“你啊,看你挥刀斩首的时候,可没这么不正经过。”

似乎是对于李长风这个问题对比,秦羽一本正经的回道。

“对待敌人,自然要下手果断,对待兄弟嘛,自然应该坦诚相待。”

语末,秦羽遗憾的叹道。

“可惜无酒,此情此景,当浮一大白啊。”

“酒啊,这还真有,这可是山贼寨子,酒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少呢。”

李长风拿出了早已放在一旁的酒坛,丢了一坛给秦羽,两人也不顾及,撕开坛封就畅饮了起来。

江湖中人向来豪爽,一切想说的委婉言语,都在这清冽润喉的清酒中,咽在了腹中。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一坛清酒下肚,两人相视一笑,爽朗的笑声回荡在山寨内,一切尽在不言中。

酒到浓时兴起,李长风断断续续的说道。

“秦...秦兄...这大白已浮,借着酒兴...不如你作诗一首啊...哈哈哈!”

“李兄...你这是想看我笑话啊...真不当兄弟所为...不过,你要想看我笑话,那还真就要让你失望了。”

“你以为,我秦羽只会打打杀杀?我秦羽好歹也是学过文的人,这墨水还是有几分的。”

“人在江湖飘,要是没几分墨水,岂不是要被嘲笑是莽夫?”

“那秦兄来一个!”

两人一唱一和,李长风就起哄着,要秦羽作诗一首。

又喝了几盏,秦羽兴致更浓,顿时诗兴大发张口就来。

自古多情空余恨,摒弃杂音化知音,何不举杯邀明月,待到风来念九同。

既是人言不可违,管他今朝醉与醒,罗雀亦可同风起,扶摇直上三千重!

一坛清酒入喉,酒空,诗成!

洋洋洒洒五十六个字,一首七言律诗出口,李长风不可置信的,细细品味着。

“好诗,好诗啊,虽然格律略有瑕疵,但文字豪气冲霄,诗人的冲霄之志,溢于言表。”

“好一句,既是人言不可违,管他今朝醉与醒,罗雀亦可同风起,扶摇直上三千重!”

“管他江湖潮起潮落,我自肆意逍遥快活,想不到秦兄倒是个洒脱至极的人。”

“这罗雀亦可同风起,扶摇直上三千重!自喻罗雀,可表秦兄的壮志雄心,这诗可有名字。”

秦羽又抱起一坛酒,仰头一灌,含糊不清的回了李长风两个字。

“三千。”

李长风眼前一亮,细细研读道。

“三千...,三千重吗!倒是个好名,武道难,可与蜀道齐并肩,难于上青天,秦兄倒是有凌宵之志。”

想起了无数武道先辈,终其一生也无法触摸的巅峰,李长风不禁低声呢喃,但最后又想了想,轻声说道。

“如果是秦兄的话,说不定,有可能呢。”

想起那青年在月下的豪言,什么扶摇直上三千重,倒是让人不禁生出了一丝,赞同的念头。

而现在,那位在战场上杀人如麻,犹如修罗的家伙,现在却躺在地上抱着空坛,如同醉虾。

半醒半醉的李长风,扶着秦羽进了屋,秦羽倒在床上呼呼大睡,李长风却运转内力逼出酒气,又打坐恢复起来。

他可不是神修,更没有吃宝药恢复精神力,只能等精神力自己恢复。

秋日当空。

虽然烈日炎炎,但时不时吹来的秋风,倒显得更加凉爽。

官道上,两人两马正在飞驰,一个背刀,一个负剑,马背上托着许多包裹,两人飞驰的方向,正是北凉城。

入了城,两人去听风楼兑换了现银,又回到了客栈,那客栈的房间,早已被秦羽和李长风包了下来。

看着眼前的几十万两银票,秦羽心底默默盘算。

那金老说,一本一流轻功,最低要三十万两左右,一本一流外家功法,也要花二十五万两上下。

而他目前就只有三十万两多一点,这已经是他这近一年来,杀山贼所得的所有钱财。

对于拥有系统的秦羽来说,多学一本武学,只是多花费一些生命点数而已,而多学一门武学在战场上,可是能救他性命的。

自从这次碰到了神修之后,秦羽就发现了自身的缺陷,如果没有般若护心经,没有碰到那个苦行僧,这次狂风山寨一行,定然是必死无疑。

普通人一般只主修一门功法,而一些天才武者却是内外兼修,不是他们不愿意多学,而是资质有限。

一个普通要把内功修炼到一流,最少要二三十年,一些天才却只需要十年,这样他们就有更多的时间去,学习更多的功法。

而对于秦羽来说,只要生命点数足够,他就能三派同修,这是他得天独厚的优势。

故而,秦羽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方向,因为他要做到极致,如果有系统的帮助,他都做不到的话,这个世上也没有人能做得到了。

看向了一旁,正在吃东西的李长风,秦羽不禁心中感叹道。

“世家子,真是好。”

以李长风的世家,他若是想学什么武学,只需要去家族中说一声,自然就能如愿以偿。

在这些世家子的思想中,怕是从来没有,为了购买秘籍而发愁吧。

果然,世家子的世界,搞不懂。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