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88读书 >  存在的一切 >  

街道在商场侧位,这条街上有个高档餐馆,析勒和027在里帮忙输入客人的需求,再把全自动机械加工的成品摆进餐盘,传送到餐桌。大多数熟客喜欢自己输入需求,自己从这高档厨房里端出餐盘,析勒和027的服务员工作就剩下聊天和清闲了。

街道人还蛮多的,一眼望去看到的主色调还是大红,光亮整洁的地面模模糊糊地倒映着行人和建筑。这时从前方走来一位女子,淡白的水纹裙裳好像在这大红的色调中轻轻游动,纯黑色的长发静静披在身后,混杂的光线误入了她的双眸,再反射出来就剩下了纯粹的晶莹和一种立体的深邃。但她好像有些失落,微微低头,慢慢向这边走过来。

析勒:“欸,那不是尘愔吗?”

027:“啊,是她。”

析勒望着那姣美的身影感叹到:“我要是烨哥,有这等人在身边…”

027:“人来了,你去啊。”

析勒:“那你一个人先看着哈。”说完从窗口翻了出去,跳到街上。

“哈喽!”

尘愔吓了一跳抬起头,“啊,是你啊。”

析勒:“看姑娘愁眉不展,是不是有心事啊。”

“奥,没事,我就突然想起点不开心的事,有点走神。”尘愔微笑起来。

“我跟你说,我们烨哥这人其实不是人…”

尘愔没听懂,满脸疑问,“嗯?”

“不是,他是人,但不是正常人。”

尘愔:“他怎么了?”

“我偷偷跟你讲,他是主星城的人,对你们凡间女子的身体不感兴趣。”

尘愔强忍着羞愧,低下绯红的脸,支支吾吾地问“那,他对什么感兴趣…”

“这就对了,喜欢一个人大胆去追,很正常,来我跟你讲啊,”

析勒突然停住了,尘愔一看,一把将他推开,“你说你的,不用靠这么近。”

“奥,啊,那个坐这说,来来。”

027在窗口看着,想起了以前的铃月,他在脑海翻出铃月已不清晰的脸,暗自揣摩,“大概,她也是这么漂亮吧。”

析勒:“你知道古人提倡的爱情理念吗?”

尘愔摇摇头:“不知道”

析勒:“古人讲爱情,大概这么回事,说是两种灵魂相认,互相间精神的慰藉,就是你能理解他的痛苦,他无法向世人传达的思想,你能明白,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尘愔:“听起来还蛮复杂的。”

“首先啊,你得让他看到你精神领域的东西,你内心的丰富多彩,古时候说一个精神干枯的人是贫穷,是土。烨是主城的人,他满脑子就这种想法,你现在在他脑袋里应该是个很土的姑娘。”

尘愔:“这个很土,就全身沾满土那种?”

“噗——不是”析勒笑出来,“这个你不用太纠结,现在主要的是得改变你在那个古人脑袋里的印象。”

“怎么弄?”

析勒:“诗这东西知道吗,古时一种表达自己的手段,我教你写诗,写好了出个诗集,那个古人就会对你另眼相看,到时候你就给他摆张臭脸,他就会越来越崇拜你,然后你俩这事基本就成了。”

……

这天,烨从街上带回来一本久违的纸质书,翻开第一页,竟然还是首诗,这么写着:

漫山遍野

当大地开始颤抖,我转身寻找

镜子里都是裂纹,眼睛里都是针。

当天空隆起了阴云,囚禁着闪电

光也无法向世人传达它的怒火

尘埃滚起了,又慢着飞散

双手开始颤抖,我放眼寻找

这世界都是裂纹,眼睛里注满混沌

排列被打乱,风杂乱地呜咽

我本生死无谓

立于虚实之间

你看她忍受这些残破和荒芜

那就是你的花朵

你寻找的漫山遍野

诗里那种破落的画面感吸引着烨,他呆了一会翻开第二页,但他马上后悔了,接下来他又往下翻,寻找第一首诗的感觉,但是越往后他越无语,有一首这么写:啊,叶子生长,叶子飘落,绿色褪去,黄色消失,消失。一首诗就这么写完了…还有一首这么写:我在这等了一辈子,直到我死时才听见一个不耐烦的声音——怎么才过五分钟?

卧槽!这人是谁?

烨拍上书,见封面上写着:尘愔著

这怎么回事,那个白痴。

烨走出门,穿过山腰间的林荫路,进商场中心一座朱红楼宇。尘愔正耷拉着轻柔的白袖,杵在茶桌上发呆,余光撇见垂帘轻轻地晃动,顺势看过去,竟然是烨,穿着衬衫钻进来,手里拿着那本书。

尘愔当下就心慌起来,他真的看到了,还找过来,要干嘛。

“这些你写的?”

尘愔起身,长袖裙裳自然垂动,“啊。”

“这个,这首”烨翻开第一页,“这首怎么写的?”

那不是析勒帮写的吗,尘愔微红着脸,“就,坐那写的,怎么,你对诗感兴趣啊。”

烨微笑着“我怎么都不知道你会这些。”

“奥,最近才开始写的,还有待改进,你来就特意找我说这个啊?等会儿有场聚会你来不来?”

烨听这话,往尘愔眼睛深处看了看,发现那里只有单一的像“蒸馏水”一样的东西,悬动的心立马又落了下来,脑海中的光彩又变得暗淡。

“奥,我就不去了,还有点事,先走了啊。”

尘愔望着晃动的波纹垂帘,这怎么突然就走了,不喜欢聚会,可以聊别的啊……

[重叠维度]

土灰色的夕阳,将大地和整个空间照耀成了一片阴影。无尽流动的亡灵在黑色的风中呼啸穿过,将那抹银色的光辉向后撕扯。

王林顶着气流,拖着长剑在这个废墟一般的世界里前行。整个天空旋转起来,视线附在光线之上,看到的是时间在泛滥。铃月伸手将时空堆滞,抓起他翻越这片空间。

“注意!”

王林一个急停,落在一道巨大的裂口前。

铃月赶过来,“这是混乱空间的断口,有很强的撕裂作用。”

“不是,这怎么回事?你是谁?这什么地方?”王林望着巨大裂口后面成片的城市,天空是淡蓝的,有白色的云,心想,这是地球?

铃月:“这是时空的重叠,那些裂口类似一种折痕,这个时空是未来和过去不存在的时空。”

王林:“你这话说得怎么听都是句废话,姑娘,你到底是谁,找我要干什么,你倒是说清啊。”

铃月瞪了他一眼:“我曾到过未来,看见你跟主时空城联手摧毁了主卫,那里生活着几亿人,我必须来阻止你。”

王林:“就是说我这人有问题?”

铃月:“肯定有问题。”

王林:“那你把我带到这干什么?”

铃月:“这跟我没关,我也不知道怎么会突然发生时空重叠。”

王林:“那现在,应该干嘛?”

铃月:“不知道,我会尽力阻止你参与一切与主卫有关的计划,至于你应该干嘛,你自己看着办。”

王林:“奥,那我走了啊。”

王林一个人向城市走过去,铃月飞上天空,试图调查这片时空的信息。空中的风四处环绕,风声在耳边吹啸,但仍然不能掩盖住那一声叹息。

“谁!”

铃月清清楚楚地听到叹息声,便四处搜索,环身望去只有空荡的一片。

正不解时,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你是谁?”

铃月无比惊讶,声波是无法穿越时空的,但这个声音分明不在这个时空……

铃月:“你好,我叫铃月。”

烨在主卫那被“伞”照亮的夜晚,轻轻念叨,“铃月,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听过…”

铃月:“你是?”

“烨,我叫烨。”

铃月:“烨,你是原老师的儿子?”

烨:“你是,那个学生?你不是跟他一起死在创世空间了吗?怎么回事?”

铃月:“我也不知道,我也以为我死了。我醒过来的时候是在混沌时空,老师给我留了最后的话,是让我带你逃出这个世界,至于到底怎么回事,我还不清楚。”

烨:“创世空间是怎么出事的你还记得吗?”

铃月:“有一群人闯进来,我被噬魂枪击中昏迷了…”

烨:“我就知道,他一定是被人暗害的。”

铃月:“对了,你现在在主卫还是主时空城?”

烨:“我在主卫上。”

铃月:“听我说,我去过未来,有人要摧毁主卫,请你帮个忙,一定要阻止这件事。”

沉默无声

铃月没有等到回答,烨的声音也没有再传过来,也不知道他听到了没有。

铃月还在思考这次奇异的通话,这时,从不远处传来一声声连环爆炸的响声,随后烟火冒了出来,直上天空。铃月放眼望去,倾斜而巨大的裂口散布在这个世界,像一道道流干了血的伤口。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