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88读书 >  存在的一切 >  

(1)

[地球,傍晚]

大红色调的星河厦内灯火通明,红衣女子成群结队地打着灯笼穿过条条走廊,鲜艳的裙摆好像一朵朵绽放的红花。

祁·昼等在一旁,迎来一位面容娇丽的红裳少女。

祁·昼:“衣服怎么没换?”

少女:“这衣服挺好看,忘了换了。你等我会儿。”少女说着就去换衣服。

祁·昼:“我到楼下等你,快点儿啊。”

少女:“好!”

傍晚的雪景略显阴冷,眼前的世界仍旧是白茫茫一片,但是参进了一些昏暗。

远处一道明亮的光柱突然从天砸落。

以那光柱为圆心向四周,依次停电,停电范围覆盖整个地球电力系统。

只听“砰”得一声,王林所在的整个网吧湮灭进了阴沉的昏暗之中。

四周响起轻轻的抱怨声。

网管一边打电话,四周一边不断地嘈杂起来。

“切,”王林起身走了出去。

冬日的寒风迎面而来,他赶紧拉上绒袄的拉链,但刚才钻进来的一股凉风已经寒透了上半身。平时路边一排排的路灯也灭了,高楼大厦里也没有亮光,天自然昏暗又泛着苦黄,白雪把眼前映得像诡谲的地狱一般,但视野竟比平时更宽阔,看到的是隐藏一切令人疲惫细节的夜幕。

祁·昼在停电的星河厦楼底,望着光柱的方向,直到光柱消失。祁·昼屏息之间似乎感受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让他心慌意乱,然后突然之间冲击波快速扫过,目及之处所有建筑瞬间崩毁。

王林被震倒在地,紧接着他感到大地的筋骨在颤抖,那是一条深黑的裂缝从他脚边穿过,一直延伸到无限远方。然后裂缝突然被无数更小的裂纹从两旁撕裂,大地就这样在他脚下破碎。

“轰隆隆!”的声波在四面八方传来传去,一栋栋高楼在地陷中倾倒。

祁·昼大喊一声“铃儿!”同时银白的光点从他身上向四周震散,祁·昼用力将塌陷崩毁的大楼碎块拔上半空,其间漂浮着许多人的尸体。祁·昼伴着光点飞进腾空的废墟里寻找,最后从中抱出一位胸口被尖石刺穿的少女,祁·昼抱着少女腾在空中悲痛欲绝。

雪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天空中笼罩着一种阴沉。

时空分队和分析组落地之处已夷为平地,周围则形成了一种椭圆形千沟万壑的破碎状裂纹,裂纹面积十分广阔。这时候从时空队和分析组不远处的裂纹中,浮上空中一座破碎得不成样的巨大楼宇,可以依稀看出楼宇的大至型貌,楼宇周围还升腾着银白的光粒。

一名时空队队员:“你们看那是什么?”

大家随着那名队员的指向望去,看见前方微微亮着一片银白的光芒和正在浮动的废墟。

分队长也问:“那是什么?”

离三:“啊,是安排在这里的监狱长吧…”

众人正看着,突然一道凌厉的刀锋射过来,分队长倾身躲过,长刀斜插在地上。

祁·昼在腾空的破碎楼厦中快速奔跑,双脚冲出之时,整个星河厦残骸向下落去。祁·昼飞身而来,他身后的星河厦已经倾砸在地表的裂纹之间。祁·昼拔起刀在众人中乱砍,但时空队和分析组都不以为意,轻松躲过,接着分队长一脚将祁·昼踹上半空,不解地问:“他是要干什么?”然后赤手空拳迎了上去。

昏暗之下天地一片混乱不堪,两道异样的光芒浮现在低空。狱长祁·昼挥舞清刀砍向分队长。

“轰!”的一声,他挥去的刀停在分队长面前,那片空间像落进石子的水面,一圈一圈荡着弧纹。

分队长只一挥手,祁·昼便被弹落砸在废墟之中。

落地那一刻,祁·昼觉得好像闻到了血的腥味,然后是不知所措。

分队长有点惊讶地盯着他掉落进的废墟,不禁在心里惊讶道:怎么这么弱。

然后废墟之中亮起的微弱光芒才算让分队长觉得还有点意思。

那几点光芒在低空中悬浮,往日北方暴躁的寒风现在静下来,轻轻地冻死了王林在石尖划破的血肉。

“啊,嗯——,”一口凉气吸进来,逼醒了他。清醒的他感到浑身透体的冰凉。

“啊—”

他惶恐地呻吟,拔起脚慌乱地在裂纹上跑。已经没有了路,到处是深沟砾石。他本能地向高处爬去,石头又冷又硬,双手都要失去了知觉,能感受到两副冰凉的手骨。等他爬上一座石丘,放眼望去,所见之处没有一座高楼,没有一处灯光,只能看到一片混沌的死寂。

王林看到祁昼垂着身躯,缓缓浮上低空。

祁昼的衣服已经残破不堪,被鲜血肆意地染红。

分队长笑到:“这我们一来,你就发脾气,你还这么弱,我绝对是不小心,你回去别告我状啊,哈哈哈哈。”

祁·昼指着地表的废墟,嘴里涌满了鲜血:“死了多少人,你们罪该万死!”

分队长指着站在小悬崖边上气喘吁吁的王林:“就为了这些死刑犯?审判长会不会当堂笑你蠢?”

分队长慢慢朝王林浮过来,一手隔空将王林悬上空中,然后又摔在石堆上。

分队长笑着说:“这就死了,一时手抖,真的不怪我,哈哈哈哈。”

祁·昼虚弱地说:“这里有句话,叫‘浪子回头金不换’,你是真的不懂这个监狱的可贵。”

分队长仍面带微笑,指着祁·昼刚想说话,突然一块石子飞过来,“啪”得一声砸在分队长嘴上。

祁·昼、离三等人都往下看,见王林站在地上,满身是血,手里拿着石头,又往上砸,但这颗石头停在了空中。分队长面色难看,随后石头像子弹一样穿过王林胸膛,又穿过这刚形成的陡峭崖臂,一直穿到了地下。王林吐口血应声倒下。

祁·昼望着被激怒的分队长笑起来,“呵呵呵呵”

离三赶紧浮过来说话,“时空队现在在主城情势微妙,队长娱乐一下就算了,我们还得赶紧找找有没有次空间的痕迹,这次就先算了。”边说边把分队长拉走了。

离三拉着分队长浮离了几步便停了,分队长刚想问怎么了,转眼便看到下面,刚才那个扔石头砸自己的死刑犯身上流着纯黑色的“血液”,那股黑色将周围的一切都化为虚无,乍看起来,王林好像静止在虚空之中。

分队长问:“他死了没有?”

离三有点惊讶:“没有,意识没有蒸发,反而凝聚性很强。”

分队长抹了抹嘴角,说到:“竟然还没死。”然后快速冲过来来正要挥拳砸过去,万物静止,这时昏暗的天空瞬间化为至纯的黑色,犹如虚空的最深处。夕阳露出来,但也是黑色的,照耀着黑色的光芒。远远看去王林黑色的血液简直就是这黑色天空的碎片。

分队长感到突然无力,这时几道纯黑色的闪电一起击中分队长,分队长掉进裂纹的悬崖缝隙中,第五分队的三个队员呼喊着赶过去。

离三惊讶的脸此时变成了惊恐,凝望着天上,好像从天上落下来一股巨大的压力,压得分析组众人一时不知所措,无法行动,他们呆滞在原地等候离三的命令。

地球上不同的地方,看到太阳的位置不同,同样都是黑色的,整个地球被黑色的光芒包围。地面上的受灾者们大部分已经被掩埋。有幸存者,茫然不知所措,伤者痛苦哀嚎,在黑暗和恐惧中等待死亡。生还者三三两两聚在一起。

突然,阴空下又崩出几道黑色的闪电,伴着“咔擦!”的霹雷,让绝望的人们再次失声惊叫。

“砰!砰!”

天穹被无形的压力撞开,发出极度紧张之下突然崩断的声音。

一时间数道黑色闪电从天漏下,随后“噼里啪啦”得响起一阵黑色电光的激烈碰撞。轰雷从天顶的一个点骤然滚落冲向四面八方,“轰隆隆”地砸在天地相接之处。闪电一瞬又一瞬间仓皇闪烁黑光,照耀着整个世界惊悚到变形的脸。

虚弱的祁昼站在闪电之中,离三脸色大变仰面凝望。

终于,震荡开始了。震荡地区仅有的那些幸存者也被翻滚的废墟所掩埋。震荡发生在亚欧大陆,横跃六十多个经度,纵跨四十多个纬度。震荡之中,尘土翻滚,飞沙走石,地表在十分钟之内完全破碎。紧接着地心引力被克服,黑色空间闪着奔腾的电光覆盖天穹,将破碎的地表吸上天空。尘土岩石混合在一起搅拌,无数根岩土呈锥形直指那片黑色的深渊。不计其数的碎石散土像陨石一样漂浮其间。

岩土被吸上天空,在空中将祁·昼掩埋。同时分析组成员也被飞腾的岩土瞬间卷了进去。

大地腾空,剧烈地撞击着,那声音振聋发聩,隐约有龙吼声夹杂其中。

远方海天相接之处,天际线变得越来越粗,同时海水疯狂地溢出。大半个亚欧大陆被瓦解崩离吸上天空,但太平洋的海水并没有流到下面,而是被猛得溅了起来。那个已经变得异常粗的天际线上布满了鳞片。海水正从那条异常粗的“天际线”处飞涌而来混合在岩土之中。然后那条天际线越来越弯曲,就像在蜿蜒地伏动。就在这时,奇迹一般,在遥远的南方亮起了一阵温柔的金光冲破了漫天的纯黑,但王林被挡在岩土锥的缝隙中,看不到南方金光的光源。他向远处看着,视线已经模糊不清,但他仍沉醉在这铺天漫地的金光里。随后,那金光熄灭了,他也失去了意识。

地球这一角就像被子弹击穿了一样,带出来的石块残留在太空中,王林倒在其中一块石头上。

[主星城空间技术部]

部员向浮动屏喊话:“部长,第三监狱有人向这里传来次空间信号,已经引发1级空间灾难。”

西里部长声音:“确定吗?”

部员:“确定。”

西里部长声音:“好,继续监测次空间信号,同时观察一下第三监狱的灾难情况,我去申请求援。”

部员:“是。”

[虚拟会议场]

模拟意识信号会议场,空旷,一片素白,议场在这片空白中显得非常之小。

西里部长:“观察到的情况就这些,这回是个较轻的次空间灾难,第三监狱尚且还在,但我们分析组,和五尚新将军的第五分队恐怕是不能幸免于难了,目前搜索救援已经在进行。”

救援队的时空舰在地球外太空的零散破碎石块之间搜寻,救援人员发现躺在一块石头上昏迷不醒的王林,将他带了回去。

[主城审判场]

“够了!”时空第二分队队长猛地向“空气”拍出一掌,引起“砰”的一声震荡,激动地说,“这种疯言疯语也值得拿来做审判材料吗!他能从次空间灾难中逃出来,肯定有问题,你们竟然还相信他的这些疯话!”

“这…”材料搜查员不知该不该和她争论,便沉默下来望向主城审判长,寻求意见。

审判长凝视着审判厅中央这名从次时空逃出来的第三空间监狱的囚犯,然后开口:“你继续陈述材料,其他人保持肃静!”

(2)

[隔离监控区]

他们站在一座破旧的地下工厂里不停地工作,他们的动作非常整齐看起来几乎是一致的。工厂异常巨大,所以即使在地下也显得很宽敞。巨大工厂的尽头,是更深更巨大的地下洞穴,整个洞穴在洞顶一排排的灯光下显得清晰明亮。放眼望去,洞穴里有各种破旧的钢铁建筑,虽然有较完整的外形,但样子很奇怪说不上都是些什么。不过,有一处倒是很容易辨别,那是孩子们玩耍的小型游乐场。洞穴中的人不算多,可能都到那个工厂里去了,但剩下的人们看起来也都是青壮年人,他们无事可做,就像是在这个“城市”里发呆一样坐在破旧的钢铁街道上,随处可见他们的身影,毫无生气,只有那些玩耍的孩子们才拥有欢声笑语。

同样是孩子,娅却不喜欢整天在游乐场里玩,那里的东西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一点新鲜感了。她搭乘缓速的钢铁轨车在洞里四处游荡,并且将她看到的东西简单地画在她的存储器里。今天,她发现自己一直以来生活的地方不过就是个圆形的洞窟,巨大洞窟的东侧壁中间有个通道。

娅乘坐2号缆车划到那个通道处,听见深幽的通道里隐约回响着“哐当,哐当”的机械碰撞声。她走进去,那些碰撞声越来越大,直到她从洞口里出来,才看见那一排排整齐排列的生产工人,看到她的工人只瞟了她一眼便继续工作。在她的印象中,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这些人,不过他们生产的产品倒是熟悉,那是机械身躯的能源。

娅一个人在这巨大又整齐的方阵中游走穿梭,但是没有一个人搭理她。机器的碰撞声在这里震荡回响,娅并不觉得吵,反而非常的兴奋,就好像突然发现了一个新世界。但这里仍旧是地下洞窟,她还没有看到真正的新世界。

加速度使他与空气的摩擦越来越剧烈,火焰烧光了他的囚徒锁甲。砸落那一刻,巨大的冲击力震动了这片大地,尘土像往四方飞舞的薄纱,瞬间笼罩了天空。

娅被震倒在地,双手发麻。她立刻记录了震源,然后爬起来飞快地朝那里跑去。穿过巨大的工厂,通道越来越狭窄,最后那条通道笔直地向上而去,娅猛地跃起,打开动力系统,直直蹿了上去。洞口的圆形亮光越来越大,冲出地下那一瞬,铺天漫地的光线射进视觉感应器,形成了一副宽广,低沉悠远的画面。

沙土遍地,远处的土丘高低起伏。风带着薄纱四处飘荡,天空一片混沌模糊不清。娅打开了关闭许久的嗅觉系统,她觉得这里闻起来非常清凉,没有一点危险的气息。

震动地点就在那片荒芜的小山后面,娅划过地表冲过去,身后扬起了一道长长的烟尘。

冲撞形成一个圆坑,娅划到坑的边缘,她看到坑底躺着一个全身烧得焦黑的人,其他的什么也没有。娅对这个人很好奇,他是谁怎么到这的?娅看看还能不能找到一点他的意识。

短促的电光围绕着他,娅努力聚集他正在流逝的意识。

这个宇宙正从有序变得无序,那些散进空间的意识会像墨滴入水中一样无限地扩散,再也无法聚拢。电光越来越大,正当娅专注于收集那人意识的时候,她受到了袭击。

巨大的利爪一把将她甩到了一边,左机械臂被折断,断臂里“呲啦”地冒着电光,那一刻她似乎知道了她们为什么住在地下。也许,这个世界上处处都有足以毁灭他们的力量,但这并不是真相。现在,她看着眼前这个庞然大怪,便自动给这个地方加上了危险标志。这个四脚锋利,浑身冒着寒光的猛兽虎视眈眈地盯着跌落一旁的娅,突然,它直直冲了过来,速度极快,娅弹起小小的身躯,另一只脚勾住它头上的角用力攀到它身上,奋力跑去。大怪物竟然极其灵活,扭身扑落娅,那怪物的爪子跟娅的机械身躯相碰,撞出了清脆的响声。娅挣开它的爪子,在被它按在地上压扁那一刻弹了开,仰面着地硬硬滑到了一边。

此时娅已经很虚弱了,但那个庞然大物显得毫不费力。它又冲了过去,娅再也无力闪躲。它拎起娅,一下甩进嘴里,咬住了她的另一只手臂,那声音就像在嚼脆骨。它又用爪子一扯,拔断了那只手臂。情况紧急,娅正慌张地关掉神经连接,但没有来得及,于是疼痛感铺天漫地地传遍了娅的全身,“啊!”她喊出了声。那怪物用爪子按住砸落在地的娅,一边嚼烂了断臂,好像在吃。

它抓起娅,要塞进嘴里。突然,它被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吸引了。娅也闻到了那股味道,她勉强睁开一只眼,看见竟然是那个烧焦的人。那人浑身的焦黑上布满了血红,血液冒出来在他身上流淌,残破的皮慢慢将血肉包裹起来。那怪物显然对这副血肉之躯更感兴趣,一把扔下娅,张开血盆大口向那人咬去。

黄土向上笔直地蹿起,连同那个大怪物一起腾到了半空中,随后气流在那里极速旋转,发出刺耳的声波,将怪物和那一堆土撕扯搅拌成了碎屑,然后掉下来的是漫天飞舞的黄土纱和零碎的一些那庞然大物的碎块。

娅被那种“哐当”的机器碰撞声吵醒时,她发现自己正趴在那人的肩膀上。

他们回到了洞穴里。娅想问他很多问题,但她现在最先要做的是换个机械躯体。娅看了看他没有说话赶紧跑去偷偷换了身躯。等娅回来的时候他已经停止了心跳,娅赶紧收集他的意识放进了机械身躯里,不一会,他醒了过来。

下坠的时候,烈火灼烧着他,他无法睁开眼。空气稀薄无法呼吸,听不到声音。但他并没有感到痛苦,只是意识渐渐地模糊了,大脑一片空白。

睁开眼,他看见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女孩,明亮的眼睛闪烁着期待的目光。

“嗨,你好。”娅轻轻向他打了个招呼。

“你好,这是什么地方?”

“你不知道?那你是怎么走到这儿的?”

“什么?我走到这儿的?”

“不是你把我带回来的吗?”娅奇怪地问。

“不是啊,我们是第一次见吧。”

“奇怪,我们见过啊,还是你背我回来的,不记得了?”

“啊,完了,我啥也不记得。那个,你把从见到我开始发生的事给我讲讲呗。”

“我见到你的时候,你都烧焦了,好恶心”

“不是吧,烧焦了?”

“嗯呐,我想收集你的意识,然后被一头大怪兽袭击了,哇!那时候你好厉害,好多土在天上飞,然后那头怪兽就死了,然后你就把我带回来了。”

“奥,”他突然站起来看看,“欸?我不是都烧焦了?这是咋好的?”

“这是机械身躯啦,你原来的在那儿”娅指向那具血肉模糊的躯体。

“呀——是好恶心,赶紧埋了吧,不能就这么放这。”

洞穴里机械的碰撞声依旧在响。他和娅一起把他自己的肉身埋在了洞穴外的一片空地上。回洞穴的时候,他又放眼看了看这个世界,比地球最荒凉诡异的地方还要荒凉诡异,他浑身一哆嗦,不由地牵起小女孩的手,慢慢地回到了洞穴里。

娅的全名:深红·娅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