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88读书 >  英雄势 >   第九章 艾琳城堡

又一个红月照拂的夜晚,西弗兰德公国,公爵直属领,汉斯公爵的别业,艾琳城堡,这座城堡是由西方伊特利王国的艺术大师米开朗琪罗设计,别样的华贵,在整个大陆,都有着极大的名气,老西弗兰德大公曾言,即使拿十个富庶的男爵领来换,他也不肯。汉斯公爵继位之后,大部分时间,也居住在这一处别业,宴请政要,招待名流,无论是办公行政,还是花天酒地,基本都在这里。此时此刻,这里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酒会,与会的,既有着公爵领当地的名流,也有王都过来的贵客。

红色的月光,透过琥珀妆点的琉璃穹顶,折射成柔和的光点,落在古堡天然大理石富丽堂皇的大厅上,中间是一个光亮如镜面般的舞池,一个西沙漠王国来的吟游诗人正在即兴发挥一首词作,来歌颂今日的主人翁。两旁是食餐区,英俊的侍从跟美丽的女仆在东胡楠木制成的餐椅旁穿梭。觥帱交错中,高朋满座,间或,还有一两个名流偷偷看向坐在大厅中间最里,坐在米开朗琪罗亲手设计的宝座上的主人,那位名震整个王国的大公爵,汉斯?蒙巴?格吕克斯堡二世。

格吕克斯堡这个姓氏来自于四大公国跟王室共同的祖先,也就是弗兰德?格吕克斯。第一代弗兰德王国的国王,蒙巴是第一位西弗兰德公国的公爵,到了汉斯这里,时年两百余年,已经是第九世公爵了。

汉斯公爵不像老公爵那么矮小,身材十分高大,今年还不到四十岁,正是精力充沛的年纪,整个人孔武有力,。汉斯公爵斜坐在宝座上,脚踩着剑齿虎皮制成的毛毯,厚实的左手拿着公国秘制的葡萄美酒,右肘撑在座位的扶手上,大拇指,悄悄揉着前额。汉斯公爵保持这一个放松的姿态,在观察酒会上的宾客上,注意到有看向自己的目光,汉斯公爵只是保持微笑。

汉斯男爵的心情也如同这个天气一般,十分开朗。最近西弗兰德公国在跟北方的争夺中占了不少便宜,许多王国中央原先臣服于北方那些家伙的领主,都对自己秋波暗送。刚才的目光,就有来自于这些领主派出的臣子。

汉斯不喜欢这些见风使舵的家伙,因为,一旦不能给他们足够的利益,他们保证对你敬而远之,要是还会带来风险,那更是一个比一个溜得快。汉斯又非常喜欢这样的家伙,因为这些人代表的家族,有着非常庞大的势力,他们像自己靠拢,显然是看中了自己的能力,在关键的时刻,他们会化作最危险的毒蛇,将自己的对手,送去深渊。

比如。眼前的这个人。

汉斯公爵眯起眼,看向正拉着某位不知所措的漂亮小姐的手留口水的家伙。

这个一脸色狼像的家伙叫做亨利,亨利?马绍尔?弗兰德男爵。是马绍尔伯爵家的次子。马绍尔家族是王国内赫赫有名的商业世家,把持着王都许多赚钱的行业,最赚钱的,莫过于越过两大公国直通沙漠王国的丝绸之路了,更是有传言,马绍尔家族跟丝绸之路的那一头,也有着直接的联系。

亨利今年二十五岁,有着浓密的栗色头发,褐色的眼睛,脸庞略微瘦削,若不是眼睛里老是飘着色光,倒的确时一副讨人欢喜的美男子长相。他的身材修长,脚蹬一双时下流行的三角羚牛皮靴,白色湖锦长裤,上身穿着的,是一件金黄色的绸缎短衣,镶着宝石,黄金扣链。十足的纨绔子弟派头。

被纠缠的美丽小姐显然有一点手足无措。这时候,一个粗壮的胳膊架住了亨利的脖子,一张坏笑的脸靠近了亨利的头。

“尊敬的亨利男爵,您又看上了哪一位漂亮小姐了,要不要帮我介绍一下呀?”这张脸的主人,左手摇晃着手中的酒杯,好像喝的有一点多了。

“行了,汉克,你身边的漂亮姑娘可以摆满一整个军营了!”被这位汉克一打岔,被纠缠的女士也脱身走开了,亨利显得有一些不开心,甩开了汉克的手。

“我去外头花园透透气.”

“好的,我也觉得里面有些闷。”汉克也跟着要走。

多了一个拖油瓶,亨利皱了皱眉,嘴角抽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叹了口气就往外面走,好像时在惋惜痛失以为美女的陪伴。出门的时候亨利注意到了汉斯,微微一笑,欠了欠身,汉斯也点点头表示示意。汉克也注意到了公爵的目光,也是咧嘴一笑,朝着公爵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汉斯公爵笑了下,也喝了一口。然后这位汉克也跟在亨利的屁股后面走了出去。

艾琳城堡的室外花园非常庞大,精美的雕塑随处可见,各种绿植也被园林大师雕琢成了优美的造型。此时花园里三三两两走着汉斯公爵的客人。

亨利跟汉克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闲话,走到一处月光女神的雕塑下,见周围也没有其他人了,亨利找了个旁边的藤椅,坐了下去。

“尊敬的汉斯公爵可是春风得意呀!”汉克一屁股坐在了对面。嘴上说着尊敬,可是表情却很不屑。

亨利右手握着自己的左手掌心,眼睛盯着手掌,只是轻轻揉捏,听到这个话也没有抬头,只是回答,

“北面的那位诺曼底公爵,最近日子不太好过呀。那些牙人部族,南下打了好几次仗,规模还很大,就好像是,不像以前,毫无组织,每个部落各自为战。北方的压力很大呀。”

“所以老诺曼底急的跳脚的时候,汉斯公爵可是活的越来越滋润了,北方没有多余力量跟他争执,毕竟,丝绸之路是北方的命根子,不是汉斯公爵的。”

亨利叹了口气,抬起头看向天空的那一轮红月。

“如果只是暂时的失势倒是也没有什么,我就怕,北方真的扛不住了。”

汉克摇摇手,说,“这也不至于,虽然吃了几次败仗,但是毕竟也没有伤筋动骨,只是那些蛮子入侵的规模比往常大了一些罢了。”

“这些蛮子组织进攻及其有章法,不再是一盘散沙,老诺曼底一时间也没有办法彻底击溃他们,如果僵持不下,长期消耗,这样下去,恐怕。。。”亨利叹了口气,“西弗兰德将无人能制。”

“南面跟东面的家伙,应该不会让老汉斯那么如愿的吧?”

“哼,东面的老家伙得了汉斯不好好处,可能早就沆瀣一气了,更可况。至于南面,算了,南面现在自己都乱的一塌糊涂,指望不上。”

“我们尊敬的亨利先生,什么时候这么忧国忧民了呢。”汉克摸了摸下巴,笑了一下。眼神玩味。

“谁来主政,谁又当权,跟我们马绍尔家确实是没什么关系的。”亨利冷笑了一下,“不过汉斯公爵这些年的政策,对我们的工作影响很大,过境西弗兰德的贸易成本已经高出往年八成了,家父不是很希望汉斯公爵再在别的地方扩大影响了。”

“哼,这就是商人呀!”汉克翘起了二郎腿,讽刺的说道。

“尊敬的汉克男爵,尊敬的王国金狮子骑士团团长大人,以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就用不着说些套话了。”亨利嘴巴里说着尊敬的称谓,口气却也是一点儿也没有敬意。“你亲自来到这个艾琳城堡,不知道是令尊的意思呢,还是王上的意思。”

“都有,其实,也是我自己要来的。”汉克顿了顿,像是有些憋屈,“王上的意思是,让我以私人的名义过来,请求汉斯公爵,跟公主的婚约,是否可以缓上一缓。”

“哼!他都快四十岁了。都快可以做公主的父亲了!真好意思啊。”亨利显得很气愤。

汉克一拳锤在自己的大腿,咬牙切齿的说:“如果可以,真想狠狠揍这个老家伙一顿!”

“呵呵呵。。。。。。”亨利男爵笑了一下,没有接着附和汉克男爵的愤怒,他眼睛看着裸露身躯承接月之光华的女神雕像,红色的月光在女神的脸上留下深邃的阴影。亨利男爵嘴里呢喃道,“女神啊,你可知道,这个国家已经腐朽不堪,国王没有国王的尊严,封臣也没有臣子的谦恭,除了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就是搜刮平民,鱼肉乡里。”

亨利有些悲伤,“伟大的弗兰德王国,废墟中建立的国家,终将再度归于废墟。”

听到这里,汉克跳起来一把揪住亨利男爵的领子拽了起来,“你要是再有这种不敬的言论,信不信我把你吊起来打?”

亨利又笑了,拍拍揪住自己的手,说:“若是团长大人面对汉斯男爵时有这份用力,王国想来也是可以重现荣光的。”

听着亨利男爵的讥讽,汉克男爵握紧的拳头松了下来,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回了椅子。

“我能怎么办,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骑士团长,我,我也很绝望呀!”

亨利没有接着刺激他,脑海里想起那个美丽的身影,那个小时候曾经一起纵情玩耍的玩伴。

“爱丽娜。。。。。。”

这位美丽的公主,终将接受自己被安排的命运,跟一个年纪可以做自己父亲的人结婚。记忆里自己幼时的玩伴,自己曾经魂牵梦萦的爱丽娜公主,逃不过政治的漩涡,成为筹码,成为牺牲品。

亨利看向抱着头呆坐的汉克,这个自己曾经最好的朋友,现在王国金狮子骑士团的团长,王国除了禁卫军之外,唯一还成建制的骑士团团长,也是公主的爱慕者之一。

亨利唉了一声,拍拍汉克的肩膀,想说点什么的时候,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了过来,亨利跟汉克同时抬头看。只见一个公国信号兵骑着一匹快马经过花园朝着城堡飞奔而去。

“急报,坠星领急报!”信号兵不停喊着,挥舞着红白相间的小旗,马不停蹄。

“红白旗?是军报!”汉克猛地站了起来。“可是,坠星领能有什么战事?”

“说不定,时有人谋反了呢。”亨利男爵笑了一下,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啊?”

“早就听说,坠星领有一位奇葩的领主,在这种各个种族混居的地方,乱施暴政,有人谋反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况且,”亨利拍拍汉克的肩膀,“这些年,王国各地,谋反的事,还少了吗?只是,西弗兰德公国在汉斯的铁腕下,还没有出现罢了。”

汉克点点头,“不过这种事情也用不到红白旗传令吧,这可是最危急的军令。都是些没战斗力的农夫罢了,坠星领的领主是干什么吃的,惹怒了汉斯公爵,他的领主位置都不一定保得住。”

亨利嘿嘿一笑,红色的月光照耀下,显得有些诡异。

“所以呀,说不定,有好戏看啦!”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