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88读书 >  英雄势 >   第七章 赵括

“还未请教?。。。。。。”赵括介绍完自己,接着询问刘允。

经过短暂的停顿,刘允忽然跳了起来。

“赵括,长平之战那个赵括?”

赵括笑了笑,说,“正是在下。”

刘允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说,

“我叫做刘允,额,”刘允想一想,也该用一个牛逼的人物盼盼关系,装装逼。

“我乃汉昭烈帝之后。”

赵括却是完全不知道,“不知这汉昭烈帝是何方神圣?”

刘允闹了哥红脸,这家伙是战国来的,那时候汉朝都还没有呢。想了一想,就说,“就是蜀国的大王。”

赵括却是一脸惊容,整了下仪表,又是一礼,“足下是蜀国后人?未曾想到,秦国灭蜀之后,竟然还有传人于世,是在下失敬了。”

刘允知道他又搞错,此蜀国非彼蜀国看来,还是要对他上一上历史课了。

刘允想从最光怪陆离的穿越开始说起,没想到,这件事情,赵括倒是很好接受,仿佛早就料到一般。

原来,赵括血战之时,身上也有一块赵国大王出征时赠送的双龙玉佩,赵括率军突围,身受重伤,弥留之际,这玉佩白光一闪,把他带来了这个世界,随后也是不知所踪。赵括初始还以为自己是去了幽都,也就是战国时期神话传说中的“阴曹地府”了。后来经过观察,发现这个世界应该也是一个真实的人类世界,不过人种与原来的世界不太一样,赵括本来对这一点还稍稍存疑,刘允一说,也就证实了他的猜想。

刘允感叹,这毕竟是跟战神白起掰过腕子的聪敏人啊,自己就能想通这一关节。

不过赵括也有点儿倒霉,直接穿越在了一个奴隶贩子的库房的草堆里,正好那天奴隶贩子去清点库房,顺势就把快草堆压得快窒息而死的赵括救了出来,奴隶贩子看这个人长得奇怪,浑身又脏又臭还都是血,也没二话,直接当每本买卖倒手就把赵括卖了,可怜赵括当时还沉浸在大败的悲痛中,等到反应过来,已经倒了几手,不知怎么回事就被卖了给埃德温男爵,埃德温也还没功夫收拾他呢,就关在了地牢里。不过这一过程中赵括本身有着被白起打败的心结,一面思考如若再战如何反败为胜,一面又想到可能赵国已经被秦国所灭,又心如死灰,提不起斗志,对于自己奴隶的身份也没有多做辩驳跟反抗,就这样一直呆坐着,一直到刘允前来,赵括都跟别的奴隶一直关在这个地牢里,关了足有三四天,算算日子,这人穿越的时间估计跟张苞也差不太多。期间倒是从周围奴隶的谈话中,对于这个世界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说不定知道的信息,可能比刚来没两天的刘允还要稍微多一点。

等到刘允说自己是来自于两千多年后的未来时,赵括也是有些激动,不过很快,就平复了心情,他有一个最想知道的问题,希望这个人能告诉自己。

“长平之后,赵国,还在吗?”赵括的声音有些颤抖。

“赵国没有因为被灭,我记得,大概还有好几十年呢。”

“唉。。。。。。终究还是灭了呀。”赵括叹了口气,一脸沮丧。不过他早已料到了这个结局,这一场战争,赌上了各自的国运。最终,还是输在了自己的手上啊,赵括闭上眼,握紧着拳头,将指甲嵌进了肉里,渗出一丝丝鲜血,不过这种**的疼痛,还是比不上这种战败带来的心痛。娘亲啊,果然如你所言,此战必败,我赵括,有负父亲之名,实乃是赵国的罪人呀。

想到临行前自己对于娘亲的沾沾自喜,以及娘亲苦苦的劝诫自己而不听。两行泪水不自觉的就从赵括的眼中滑落。自己算到了这个结局,但是亲耳听到,又是另外一丝滋味。

“还有。。。。。。”刘允看到赵括开始流泪,有点儿犹豫,要不要把长平之战另外一个大事件告诉他。

赵括擦了擦眼泪,对刘允拱拱手,说:“是在下失态了,足下还请直言无妨。”

刘允咬咬牙,那可是你让我说的。

“长平之战后,白起坑杀赵军降卒,四十万。”

“什么!”

赵括整张脸都被愤怒冲击的扭曲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赵括站起身来,连声怪叫,状若疯癫,

“白起,好一个白起!四十万,四十万呀!”吼了一阵,赵括跌坐在地,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低声呻吟,“唉。。。。。。此战之后,天下再无强秦敌手。”

刘允点点头,历史上也是如此,这是一场决定性的关键战役。赵国从一个能与强秦相匹敌的大国,变得只能苟延残喘,就此一蹶不振。秦国的综合国力也大大超越了其余各国,统一天意也就只剩下时间问题罢了。

这个时候,张苞也过来了。刘允给他介绍了一下这位大名鼎鼎的赵括。

张苞一脸古怪,脱口而出,“不就是那一个纸上谈兵的赵括嘛!”

“纸上谈兵?”从悲戚中缓过来的赵括被气笑了,“你这人好生无礼!”

张苞拍拍头,“这可不是我说的,书上都是这么写的,啊,对了,丞相也这么跟我说过,为将者要实事求是,不可盲目求胜,学那纸上谈兵之赵括。”

“竖子敢尔!”赵括快气炸了,跳起来就是一手抓向张苞。

张苞也不是怕事的人,见这个赵括主动出击,大笑一声说来得好,就挥掌迎击。两个人胸口各自中了一掌,张苞退了一步,赵括退了三步,张苞遗传了张飞的猛力,赵括暗自诧异这无礼之人居然也是一个好手,自己接上手知道不妙不可硬接时就立即使用卸力之法,还是多退了两步,胸口也是隐隐作痛。张苞也是很意外,以为这个纸上谈兵的家伙肯定是个绣花枕头,没想到手上也是有一点力气,顿时一声怪叫,扑了上去。

赵括之前吃了一个暗亏,这下开始使用搏斗技巧,左手虚抬,右手用了哥巧劲按在张苞的肘部,一牵一拉,张苞竟然被带了一个趔趄,这可把张苞激怒了,一声大吼,调整身姿,一跃而起,举起拳头接势砸落,而后一拳接着一拳并不停歇梨花暴雨一样向赵括挥去。

赵括也是不慌不忙,一一接下。两个人在这牢房里打的是你来我往。

这可把刘允急坏了,大叫住手住手,快住手,一着急,上手想去拉开这两个人。可是没想到,呼啦一下,人没拉开,刘允被两个人打斗的拳影误中,也不知道是谁下的手,整个人哎哟一声飞了出去,整个人摔得眼冒金星,胸口也是隐隐作痛,好在受到了穿越雷电的强化,要是换成从前那副弱不禁风的宅男体格,估计一下子就去了半条命了。刘允也不想一下,自己又不是刘备,难道还想像三国演义电视剧那样,一龙分二虎呀。

见到误伤了人,两个人都停了下来。张苞哼了一声就去搀扶刘允。而赵括站立一旁,把两只手反背在后,倒不是傲娇不想去搭把手,而是张苞这厮力气太大,藏在身后的两只手,竟然又些微的颤抖。赵括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确实有一点儿难对付呀。不过赵括倒是不觉得自己斗不过他,一则这不是生死斗,相互试探为多,而来战场之上,决定胜负的,有兵器之利,还有武技高低,自己的武技在这个斗室里面,也施展不开来。

刘允哼哼唧唧的被张苞扶了起来,赵括有些不好意思,抬手道,“都是在下鲁莽,不小心伤到了足下。”

刘允摇摇手,说没事,挣扎了一下,还是有点儿晕,只好说,

“要不咱们三个人还是坐下来说话?”

于是三个人便坐了下来,刘允便把自己有限的文化知识,关于纸上谈兵的典故,以及后人的评价,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赵括。

赵括听着,脸是一会儿红,一会儿青,一会儿白。初时是特别的愤怒,后来是冷热,最后却是一脸平静。

等刘允说完,赵括长叹一口气。

“我为赵国浴血杀敌,置个人生死以度外,没想到在后世,落了个这个评价,可笑,可笑。”

嘴上说着可笑,赵括却是一点儿也没有笑。

赵括接着说,

“廉颇老将军固守不战,三年未果,消耗粮草物资无数,朝野不少怨言,所以,这临阵换将,大王赠言,此仗非主动出击不可。然我却遭此大败,有违大王所托。”

一想到临阵换将却是秦国的反间计,等于说其实对面就是怕廉颇而不怕自己赵括。赵括只有苦笑,自己长久以来的骄傲,自信,瞬间崩溃。

不过赵括心里也委屈啊,打是大王让打的,换将是大王让换的,又不是自己求着要去做将军,而是大王求着自己去做的。自己率领疲敝之师,断粮后还坚持了一个多月不发生哗变,更是最后杀灭秦军近半数兵力,按说也不算太差了吧。毕竟,对面可是白起啊,廉颇打了这么久,可是没打掉他们多少人呀。转念一想,是了,廉颇老将军或许才是对的,此战无过便是有功,自己还是太年轻呀,不过把责任全部推到自己身上,对自己公平吗?

赵括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在草堆上。

刘允觉得有点儿可怜,这人看年纪跟自己差的也不太多,等于说大学刚毕业,就要带领几十万的部队在尸山火海里冲杀,换了自己,哪有这个本事,自己连打了个小城堡之后干什么都不知道。

等等!刘允拍了下脑袋,灵光一闪。

对呀!这不是有一个现成的智囊吗,率领过几十万大军的大人物呀,这脑袋,肯定不差,起码比只知道冲冲杀杀的张苞,还有自己要厉害吧?

自己要想想办法,忽悠住他。

“其实,其实也不完全是这样。。。。。”刘允装腔作势的开始说。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