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叶遗风,周国人,年刚二十,自小便习武,但是却不从军,一直在落星城中闲逛,家里也比较富裕,但是他却从不纨绔,常常喜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传闻中,他一杆丈八蛇矛用的虎虎生风,并力大无穷,数百人近不得身,周王多次邀他入王都参一殿前将军,奈何他却每次都拒绝,并且说立志要做个书生。

周王也毫无办法,人家不缺钱,而且还打不过他,只能由着他在落星城中无所事事。

“叶遗风?”

陈歌打量了一番眼前的青年“没听说过。”

后者闻言双眼瞪地滚圆,稀松的眉毛更加的看不见了,叶遗风手中长矛一敲地面,木板顿时出现了一条条裂缝,密密麻麻。

“你不认识我,那我就让你认识认识!”

叶遗风话语说罢,向前一个大跨步,长矛横着扫出,众人只见一抹铜光闪过,接着便是呼呼的劲风声传出。

“来的好!”陈歌大笑一声,手中命渊剑立于胸前,身体微微一侧。

刚刚抵住了扫来的铜矛,可是这一下却让他微微皱眉,这叶遗风的力气太大了,震的他双手发麻,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两兵相碰的巨响在酒楼中回荡,众人纷纷捂住了耳朵,这声音太响了,如同打雷般,震撼人心。

“哈哈哈!”

眼看陈歌后退一步,叶遗风大笑一声,长矛猛然向前递出,如同一只翻腾的蛟龙,而他的身子也来了一个翻转,绕着枪杆来到了陈歌面前。

一寸长一寸强,铜矛磨着命渊的剑锋而过,直刺陈歌的胸前,寒气逼人。

而叶遗风也举着一只拳头在他头顶砸了下来,若是被这一下打中,脑袋不开花才怪。

陈歌眼皮一跳,命渊长剑挽了一个剑花,轻轻碰了矛杆一下,使其偏离了方向,擦着他的左肋而过,染血的衣衫被捅破了一块。

“砰!”

同时他举起双臂,架在了头顶,刚好迎住了叶遗风的拳头,一声闷响传出,两人已经近在咫尺。

陈歌脚下的地板已经塌陷了下来,而他的双臂也有一股剧痛传来,令他心中震颤,这叶遗风的力气太大了。

后者见接连两击都被陈歌挡下,有些略微的吃惊,但随即他的右腿横空踹出,脚尖点中了陈歌的胸口。

而命渊长剑也凌空划了过来,刺入了他的肩胛。

“噗!!!”

一口鲜血吐出,染红了领口处的白色衣衫,陈歌只感觉五脏六腑都受到了一阵山呼海啸般的猛击。

而叶遗风也不好受,命渊直接穿透了他的肩胛,给他刺了个通透,更令他惊疑的是,本来陈歌可以一剑刺入他的喉咙,可是最后却偏转了方向,放了他一命。

“为何如此?”

叶遗风直接拔出了命渊,也不去管流血的伤口,而是高声问道。

其他人都不明所以,唯有陈歌知道他在问什么,陈歌轻咳两声,又是一丝鲜血流出,这叶遗风下手太狠了。

“我不想杀你,你很合我的胃口,有很多的相似之处。”

他站直了身子,捡起了地上的命渊,脸上还挂着微笑。

“我可不曾这般滥杀无辜!”叶遗风冷哼一声,扭过了头去不再说话,明显是对这满地的尸首耿耿于怀。

“公子误会了,是这些官兵想要玷污小女,并且杀了我的父亲,陈歌公子才一怒之下大开杀戒。”女子的声音在人群后方传了出来。

叶遗风也才发现在角落中还有一名女子,在抱着一具尸体,脸上布满了泪痕,可是却依旧挡不住她绝世的容颜。

“她说的可是真的?”叶遗风冷眼看着这些士兵,出言道。

在场的这些人吓得腿都软了,谁不知道叶遗风爱管闲事的毛病,若是被他知道自己等人的行径,不被他活劈了才怪,而且周王赏识他,就算杀了他们也算不了什么。

故而一时间没有人回答,场面安静的可怕。

陈歌好笑地看着眼前的场景,手指轻轻拂过剑锋,随时准备出手,既然说了要杀掉这三百人,就必须要杀完。

这便是他陈歌,说到必做到。

“好啊,原本我对于周王十分敬仰,认为他手下的兵也不会差,没想到啊,你们这些杂碎,在老子眼皮底下干这种事!”叶遗风看到这些士兵躲闪的眼神,立马相信了女子所说之言。

他斜眼瞥了陈歌一下,却发现后者正抚摸剑锋,杀意犹如实质,顿时一惊。

“公子饶命,公子饶命,我等只是一时喝醉了,才做出这等的混事啊!”

“公子看在我们为周国尽忠职守的份上,饶了我等吧!”

话语刚落地,一条白色身影突然出现,一剑封喉,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命渊长剑如同游鱼,穿梭在人群中,每剑挥出,必有一人倒下。

此时这些士兵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反抗之心,被陈歌杀的溃不成军。

叶遗风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没有再去阻止,他没有出手已经是对周王的最大的尊重了,若是换成他人,他肯定杀上去了。

一蓬蓬血花盛开,一具具尸体出现,陈歌左手握拳,右手持剑,进行着杀虐。

“滚开!”

叶遗风长矛砸开一名挡路的士兵,慢慢走到了女子的面前,士兵吐出一口鲜血,直接毙命。

“唉呀!”叶遗风看着衣衫不整的女子,叹息了一声,随即将身穿的蓝袍脱了下来,披在了女子的身上。

“多谢公子。”女子双眼无神,生硬地道了声谢。

“无妨,你且先跟我出去吧,这里你不宜久留,让他替你报了这仇吧。”叶遗风将老汉的尸体单手抱在怀中,让女子跟在身后,慢慢地走出了酒楼。

此时,雾气已经散去,天也亮了起来,大街上也有了几道人影,但都是被酒楼的惨叫声所吸引的。

当看到叶遗风和他怀中的尸体时,路边的行人纷纷色变,不过却没有人敢说什么。

叶遗风的身后,鲜血不断地透过木门流出,而酒楼之上,凤悦楼三个字是如此的刺眼。

“他叫陈歌?”

“是陈歌公子……”

叶遗风点了点头,不由得喃喃自语“凤悦楼斩尽三百兵,陈歌威矣……”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