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第二十一章

托孤义重尽心扶(4)

不知过得多久,程鸿渐尚自平举扫帚,忍着臂膀酸痛,强作半蹲之状,锁眉痴望秦皓轩传授武艺。便在这当儿,段峰说道:“这只手臂要是疼得受不了,可以换另一只手,不过你还得给咱半蹲着,时候儿可还没到。”

程鸿渐竟自冒出许多虚汗,当下微微喘息,说道:“段大叔••••••我快••••••坚持不住了••••••容我休息下吧••••••”段峰道:“马上快到半个时辰了,可得给咱忍住喽,到时候要那小丫头瞧你小子有多厉害。”

如此这般又过良久,程鸿渐惟觉胸口发慌,复又喘息道:“段大叔••••••半个时辰该到了吧••••••”段峰观瞧先前所点长香早已燃尽大半,随即转过了头,出言佯嗔道:“臭小子莫要认怂,瞧那小丫头片子耍了这许久都不嫌累,你想要她看笑话,便他娘歇着吧。”程鸿渐闻听此语,只觉对方所言有理,便即勉力支撑,段峰哈哈大笑,粗豪说道:“这便是了,定要给咱挺住,到时那丫头非夸你不可。”程鸿渐心道:“再坚持下,半个时辰便快到了。”

易巧倩已将掌法套路粗略记下,且又练会数招,登感喜不自胜,随即玩耍起来,秦皓轩并未怎生敦促,随后席地而坐,修炼起本门心法。易巧倩兀自乏了,便即跃着步子,抢在皓轩前头入得屋内,笑嘻嘻道:“渐哥哥还练着着哪,这都多大功夫了。”段峰瞥了眼香案,接着拍了鸿渐背脊,开怀赞道:“臭小子不算赖,咱点的那炷香能燃一个时辰,这会子早烧光了。”

程鸿渐惊诧脱口道:“我竟可支撑这么久••••••”秦皓轩慈和说道:“看来你近日所服药丸颇具功效,再者你着实甚有定力。”段峰自得说道:“也是咱督促得紧。”转而向鸿渐道:“你往后每日都需这般,只要有咱看着,休想偷半点懒。”

“啊?”程鸿渐心头一怔,不由自主地叫出声来。秦皓轩道:“当年段师弟嫌此气闷,初练之时亦觉艰难,不过只消肯下苦功,定会受益匪浅。”程鸿渐当即应承了,易巧倩笑道:“老提练功扎马步有甚趣味,不如瞧下我新练的招式。”说罢,便即跃至院中,扬手招呼道:“快来呀!”诸人出得屋来,巧倩欢喜演练,其间虽有生疏,却亦显轻灵生动,犹似雪中雀儿。

鸿渐诸人欢愉和畅,皇宫大内又生阴谋。这日云旗受王莽所召,前往宫中赴宴,商议江湖事务。他刚入殿内,便见王莽居中端坐,陪同诸客闲谈,当即跪拜施礼。王莽说道:“旗儿身上有伤,不必行此大礼,座位早已设好,这便入座去吧。”云旗称谢入坐,有人堆欢笑道:“许久不见云老弟,端的想煞我也。”此语既出,云旗径朝对面首席望去,但瞧那人刚过而立之年,正值春秋鼎盛,一双炯目透市侩,八字小胡生增风流,美姬从旁相陪侍,锦衣貂裘显阔绰,知晓此人正是九霄神教幽天部法王荀晋,当下相随寒暄道:“小弟也甚是想念荀法王,不知您近来可好?”

荀晋抱拳陪笑道:“甚好,甚好。自从教主归顺朝廷,本法王便觉一日好过一日。”王莽心下甚慰,随即说道:“荀法王所辖幽天部,经略关中全境,正属天子脚下,你定要好生约束本部教众,不可欺压黎民,触犯王法。”荀晋心道:“本教做惯了大秤分金银的勾当,这还要本法王约束个鸟。”转而谄笑道:“本教既已归顺朝廷,自当做些规矩营生。小民定会谨遵圣天子召命,竭力约束本部教众,要那伙做惯盗匪之人不得肆意造次。”

王莽素晓魔教教众凶悍,这当儿心下暗忖:“朕该当赐予官爵,给教中人物添个约束。”言念及此,便即说道:“贵教九**王之中,荀法王虽年纪最轻,却颇受吕教主器重,这些年替朕办事也甚是忠心,理应得个官爵封赏,如此这般,往后便可称臣了。”荀晋赶忙推辞道:“多谢陛下隆恩,只不过小民身为下属,便该本分些。教主忠心朝廷,尚且未得封赏,小民着实不敢逾越。”王莽甚喜对方乖觉,当即说道:“朕自会均有封赏,你家教主即日起位同太师,年俸千石,另封你为国师和仲,年俸六百石。”

荀晋虽初次听闻国师和仲之称,却料想所掌权柄该当不小,便即欢喜跪拜了,随后又向云旗道:“我先前听闻云老弟遭受秦皓轩暗算,以致臂膀受伤,愚兄担心得要命,现下可好些了?”云旗笑道:“有劳荀大哥关怀,小弟的伤好多了。”荀晋道:“那便是还没好,伤你的小人太过可恶,我要是撞见这厮鸟,定将他大卸八块。”转而向贴坐身旁的妙龄美姬道:“快将我给你的丹药拿出来,送给云老弟。”那姬人轻佻打诨道:“法王好薄情呦,这丹药本来是送给我的,现下瞧见兄弟便顾不上妾身了。”其音靡靡**,实难言传。

且说这姬人姓秦名妙红,年方十七,韶华正驻,较之合德胜三分,可堪尤物煽撩魂,瑞凤眸动媚且妖,容姿艳逸唇含态,风流耀躯透绫罗,裙长难遮雪藕踝。

荀晋捏了下妙红面颊,出言戏狎道:“兄弟如手足,美人儿如衣裳。要是敢不听话,当心老子撤了你这姘头的‘职司’,多换几件衣裳。”王莽打个哈哈,道:“荀法王有此等妙人,还是收不住性子。”荀晋借着微醺醉意,自得笑道:“遇上美人钟情无用,只消压到炕上去,定可教她服贴。”说罢,便将妙红强揽入怀,接着续道:“是吧,小娘子?”王莽素知荀晋市侩,这当儿观此情形,倒也并不着恼,反觉颇有趣味。

秦妙红轻推法王胸口,嘤嘤轻嗔道:“你真坏死了。”说罢,探手入怀,取出一枚精致药瓶,随即潜运轻功,翩然跃至云旗身前,将那药瓶放置对方桌前,柔媚笑道:“瓶中乃是法王精心炼制百日雪参活血散,医治伤痛颇具神效。”云旗出言辞谢,秦妙红搭握其腕,将瓷瓶放入对方手中,笑道:“将军不必跟妾身客气,法王时常赞您如何英俊勇猛,为人又极重情义。今日一见果然一表人才,此药原本只配将军所有,你如若坚辞不受,便寒了我尊崇之心了。”

云旗闻听此药原来如此珍贵,便即起身拜谢秦妙红以及荀晋二人,心下暗道:“这女子年齿虽轻,身法却远在我之上,为人颇为聪慧,怪不得荀晋要她贴身侍奉,且又带入宫中赴宴。”言念及此,便即领受了。

殿中除此四人,尚有赵承恩从旁服侍王莽,便在这当儿,殿外宦官高声通传道:“大国师武济深觐见。”荀晋闻听此语,心下暗道:“这厮鸟不知出自何派,便敢枉称大国师,本法王却只当个国师和仲。这个‘仲’字可有老二的意思,岂不摆明要我在他之下?看来我需寻个由头,好生折辱那厮,却也不可触怒了圣上天威。”言念及此,便朝秦妙红递了个眼色。

这正是:不晓名宿天上星,妄忖屈居郁难平。暗教姘头起事端,争权夺宠揽功名。欲知荀晋究竟怎生寻衅,秦妙红又当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十二章预告:

王莽打个哈哈,道:“先生过谦了。”说罢将酒饮下,接着续道:“朕有一事不明,还望国师赐教。”武济深道:“圣上询问便是,微臣定当知无不言。”王莽道:“当年爱卿投靠朕时,并未提及师从何派,只言略有不便,朕怜惜国师大才,是以并未多问。”

武济深闻听此语,当下抱了抱拳,道:“圣上用人不疑,微臣感佩至深。”王莽笑道:“理应如此,不过云旗跟秦皓轩较量那天,对方瞧出云旗所使剑法竟是天志帮的武功。这套剑法可是国师亲自传授的,不知武爱卿又从何处习得?”说话间,面呈三分笑意,转而俯首品尝着赵承恩所递美食,故作漫不经心。

武济深观此情形,便即正色说道:“不瞒圣上,臣曾是天志帮前任帮主的首徒,如若论资排辈,他老人家仙逝后,微臣便承继帮主大位。”荀晋闻听此语,倒吸口凉气,随即问道:“尊驾莫非是‘铁掌开山’蒙未济?”蒙未济道:“十年过去了,没想到还有人记得蒙某名姓。”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