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我叫伊莉雅,

我在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

170:12:33

临近正午的冬木新都,街道上的行人越发密集,而立于一座二十二层写字楼顶端公寓内的远坂时臣却感受不到那股喧嚣和嘈杂,他正仔细地观察着街对面的凯悦酒店高层。

在略懂魔术的人看来,整栋大楼都散发着魔术的光芒而无从分辨到底是什么,远坂时臣则不同,他的宝石魔术在某种意义上和制作魔术工房是一样的,因此他仅凭外部观察就发现了一些禁飞、偏转魔术、即时侦测以及用来召唤防御使魔的应激结界。

“看起来果然是那位‘天才’的作品,这座工房对外防护滴水不漏,而内部大概也是机关重重,”他转回身,看着和自己一同前来的两个弟子:“你们说说看,要如何攻破它?”

公寓内正中摆放着一张大圆桌,上面是对面酒店的建筑设计图纸,整体构造和每层的平面图都有,这些图纸以远坂家的影响力很轻易就能获得,但并不能确定肯尼斯没有对它进行改造。

“Assassin可以凭借气息遮断直接潜入,但一旦出手就会引起预设术式的反应,不但会被限制速度,面对魔术攻击也会更加脆弱。”言峰绮礼先开口。

这也是根据之前命令Assassin全面出击后得到的结论,即使他们没有【对魔力】,但也不应该被魔术师轻易击败,即使对方是时钟塔的天才也不行。

“Berserker可以将接触到被称为武器的东西夺为己用,”雨生龙之介正在仔细观看平面图和贴在上面的一些追加便签:“预设魔术,可以被称为陷阱,而陷阱是一种武器。”

“……”言峰绮礼没有接话,他不知道怎么接这种偷换概念的说法。

“这个观点很……有趣,”远坂时臣则在若有所思片刻后露出了惊喜的神色:“如果证实可行的话,那么这座工房的防护手段根本就形同虚设。”

他从西装口袋里取出一枚体积不大的蓝水晶,放在手心里稍微握了一下,水晶原本透明的蓝色就变成了奇异的紫色,里面看上去有一团火焰在跳动。

将灌魔水晶放在桌上,并在周围描绘出触发魔术阵,就成了一个简单的起爆陷阱,除了水晶内部魔力的供给者,任何人进入其范围便会引发爆炸。

“试试看。”时臣对大弟子点点头。

“Berserker!夺取这个陷阱的控制权。”龙之介对着身旁空无一物的地方下达指令。

“哦咯咯咯……”漆黑的旋涡翻滚着出现,然后身穿漆黑甲胄的Berserker随之现身,他毫不犹豫地伸手去拿那颗水晶。

嗤——嗡——

起爆陷阱在黑甲骑士伸手接触时发出了仿佛要炸开般的危险声音,但下一个瞬间便消弭不见,在Berserker最终接触到宝石之后,整个简易法阵都染上了可怖的黑与红,而且它并没有如预料般爆炸。

“很好,”时臣满意地点点头:“这样在扫除障碍之后我便可以和那传说中的天才来一场正面对决了。”

“什么!”“等等?”

见到两个弟子同时惊呼,远坂时臣露出一个微笑,优雅地挥动手杖指向对面的高楼。

“虽然远坂家师从时钟塔,但那边似乎并不太愿意承认我们,很多人背地里称呼我为乡村魔术师,”时臣说道:“而这次圣杯战争有他们推崇的天才参与,如果正面击败他的话就可以令很多见识浅薄的家伙闭嘴了。”

“如果计划得当,只有我们两个也能拿下,老师你不应该以身犯险——”

“那不够,绮礼你说。”

时臣打断了龙之介的话,然后看向似乎想到了什么的言峰绮礼。

“您想要得到的,不是时钟塔的认可,而是那位‘王’出手的意愿。”绮礼刚刚想明白时臣这么做的原因。

“哦?哦——”龙之介也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作为臣下,我们只能对王提出谏言,要怎么做是王的自由,”时臣点头:“如果有一个只会夸夸其谈让手下去做事的臣子与一个能够亲自做事并且证明自身能力的臣子,相比之下,谁更容易得到王的青睐?”

“当然是后者,”既然提到了吉尔伽美什,龙之介转而用假设他就灵子化在旁听为前提的口气说道:“虽然无法揣测王的行动,但若能多争取到哪怕一点点王主动赐下助力的可能也是好的。”

“……”绮礼再次哑口无言。

“总之,”时臣总结道:“入夜之后我将和你们一起突袭那位‘天才’的工房,但在那之前,我们还需要对此战的具体行动策划一番。”

166:32:11

久宇舞弥醒来之后,感觉自己正躺在地板上,

她并未急于睁开眼睛,而是迅速确认着自己周围的状况,

没有受伤、没有被捆绑、魔力运转正常、从周围的声音来看位于室内,而且附近没有其他人。

她猛地睁眼一个翻滚就要起身,却在下个瞬间一头撞上了一堵虽然看不见,但足够结实的“墙壁”,巨大的冲击力几乎令她重新昏倒。

这时舞弥才发现自己身下的地板上绘有一个暗红色的魔法阵,而自己刚刚撞上了那魔法阵的边缘。

由于她的魔术天分不高,切嗣并未向久宇舞弥传授更高级的魔术,目前只能认出这个魔法阵上那几个有着束缚、隔离等功能的符文。

原来如此,是魔术版的牢房吗?舞弥这么想着。

“哦?你醒了吗?”有些耳熟的青年男子声音从身边传来。

舞弥习惯性地去摸武器却一无所获,虽然身上的衣服还是原样,但暗藏的一些东西已经全都被搜走了。

“雨生龙之介吗。”

她面无表情地转头,看着面前好像老款电视一样的黑白屏幕,那里显示出的是之前曾有一面之缘的男子。

质问他为什么抓捕自己,或者愤怒斥责之类的打算,在久宇舞弥脑中略微一转便放弃了,对方应该很清楚自己的价值和作用。

“啊,没错,你作为卫宫切嗣的情报员还挺称职呢。”青年这么回应,看来他应该可以通过这个设备进行交流。

“如果你想从我这里得到切嗣的情报,那是不可能的。”舞弥冷冰冰地对那屏幕说道。

“噢,为什么你会那么想?我们也是有自己的情报来源的。”屏幕中的龙之介做出一副吃惊的模样。

“你们的Assassin无法找到切嗣。”舞弥如此断言,这句话同时也是在断言休想通过她来追踪切嗣。

“对啊,”龙之介赞同般地点头,然后继续说:“所以我们在等他来找你。”

“那不可能。”舞弥立刻说道:“切嗣很容易就能找到替代情报源,而且他为了获得胜利不惜牺牲任何人,绝不可能冒险来救我。”

“是吗?”屏幕中的青年露出一个笑容:“那你要怎么解释我抓到你之后,立刻从附近杀过来的Saber?那肯定是用了令咒吧?”

“我——”虽然可以反驳,但那就暴露了切嗣拥有两名Saber的事实,毕竟作战计划中提出要尽可能晚地让其他人发现,于是久宇舞弥闭口不言。

“如果没有使用令咒转移的话,就代表Saber一直在你附近保护着你”不等舞弥开口龙之介就打断了她,挥手做出驱散什么的动作:“而代价就是他自己被Assassin追杀得狼狈不堪。”

“是吗?”舞弥没什么诚意的回应,虽然对方说了“狼狈不堪”,但其意义同时也包括“平安无事”。

“在我们获得的情报中,那个男人确实不把人命放在眼里。”龙之介忽然把脸凑近屏幕,一字一顿:“但前提是,比较的双方都是人命才行。”

舞弥似乎想到了什么,也不再说话,就那么冷冰冰地盯着屏幕。

“以卫宫切嗣的能力来说,如果我们有拿你当诱饵抓捕他的意图,是一定会被察觉的,继而立刻转身离开,”龙之介摊摊手:“所以,我们没有针对‘他本人’布置任何陷阱。”

舞弥挑起的眉毛表示她完全不信。

“根据我们的推测,如果要救你会把他自己搭进去的话他肯定会直接放弃你,这你自己也明白。”龙之介嘿嘿一笑:“但是,如果需要付出的代价远远低于一个人的性命呢?”

“你……”舞弥想到了什么般张口。

“所以,这里没有陷阱,只有代价,”龙之介竖起两根手指:“我们会通过各种‘不刻意针对他本人’的防御布置,让他损失至少两枚令咒。”

舞弥忽然发现切嗣错了,他一直把言峰绮礼当做对手,却忽视了远坂时臣这个新收的弟子。

他是和言峰绮礼完全不同的人,但同样可怕。

她已经可以预料到,切嗣会依照这个人的谋划,潜入远坂宅,救出自己,并损失一到两个令咒,然后认为行动十分成功。

自己却完全无法告诉他真相。

悲哀的是,就算已经听到了全盘计划,她也同样认为自己比一两个令咒更重要。

雨生龙之介,真是个可怕的人。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